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新然的博客

瞬息百年 唯留此声

 
 
 

日志

 
 

激情燃烧后的岁月(上)  

2007-07-20 08:34:48|  分类: 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7月16日20:15 央视《东方时空》

  年幼的孩子不幸因癌症去世,父亲把对孩子深深的爱,寄托在一首为孩子写的歌里,对孩子的思念,却牵扯出一段辛酸的爱情故事,百姓故事今日为您讲述发生在知青时代的动人故事——

  CCTV《东方时空》7月16日播出“激情燃烧后的岁月(上)”,以下是节目内容。

  【字幕

  这是一个关于亲情,爱情,感恩的故事,故事让我们想起一个年代,虽然那个年代离我们并不遥远,但是这个故事还是让我们感受到那个年代的陌生,让我们感到那个年代的质朴与纯粹。

  【李渝生,涪陵全景

  故事的主人公叫李渝生,他是重庆涪陵区一个普通的市民,李渝生曾有过一个女儿,9年前因患癌症去世了,女儿的去世给李渝生带来了无尽的伤悲。

  【李渝生

  (李渝生)眼睛一闭上,满脑子都是那个女儿的形象,活蹦乱跳的,都是生前活蹦乱跳的形象,还有在病床上饱受那种病痛的折磨,那种痛苦的形象,满脑子都是。

  【月光

  时光的流失并没有冲淡李渝生对女儿的怀念,转眼8年过去了,饱受怀念折磨的李渝生决定,用诗歌把自己的感受记录下来,可是写了一年之后,他忽然决定要改写歌曲。

  (李渝生)拿起来我觉得诗歌,你看都是自己看,最好的方式,如果能把它以歌的形式把它固定下来是最好,如果能用旋律来把它固定下来,等于把它变成一首歌,

  【李渝生在写歌

  李渝生之所以改写歌曲,是因为他觉得优美的旋律更容易流传。女儿是李渝生唯一亲生的孩子,失去女儿之后李渝生就再没有延续香火的人了。李渝生觉得,歌声如果能流传,女儿就能永留人间。但写歌对李渝生来说,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李渝生)写的过程是非常痛苦的,也是漫长的,前后是一个多月,写出来要不得的又撕掉,又重新写,想起哪点又记下来,已经把人搞的昏昏沉沉的,搞的痴痴癫癫的我本人。

  乔献华:可以说当时那一团纸甩在地上的纸坨坨可能有几十坨,当时的话,一直熬到天亮,我就看到,我当时就觉得好感动啊。

  【乔献花唱歌

   歌词写好之后,李渝生又请人谱了曲,并且让妻子演唱。完成录音后,他又花钱把歌做成了mtv。

  (乔献华)当时我就拿那个房子去抵押,还贷了五万块钱,

  (李渝生)我一定要把对她的那份思念,对她那份情和意一定要留下来,如果有那个机会,让更多的人晓得这个事情,。

  【乔献花照片

  看着丈夫为女儿所做的一切,妻子乔献华心里很不是滋味,她和李渝生商量决定再生一个。

  (乔献华)因为当时30几岁,也不是那样很老,我就跟他说,我说再生一个小孩,我说再生一个,但是他一再不同意,他不准我生,他强烈要求不准我生。

  【全家照片

  李渝生和乔献华还有一个孩子,比去世的女儿小7岁,他和李渝生并没有血缘关系,这个孩子是乔献华和别人生的。内心深处一直想有一个自己孩子的李渝生,为什么不同意妻子为自己再生一个,而把自己的爱全都倾注到妻子和别人生的孩子身上?这其中的原因还要从李渝生和妻子乔献华相识说起。

  【轮船

  当年,李渝生是重庆人,乔献华是涪陵人,中学还没有毕业,他们就下放到涪陵的农村当了知青。李渝生和乔献华当知青的地点相距120多里,当初他们并不认识。半年后,1971年的一天,李渝生回重庆探望父母,乔献华去重庆去看望姨妈。在从涪陵去重庆的船上,乔献华的歌声引起了李渝生的注意。

  (乔献华)那个“坐上大船舱”就是那一首歌,我哼着“含着热泪离故乡”当时就是这个情调,他把我眼一盯,当时他的目光可能觉得我很漂亮,当时觉得的话,他当时坐到旁边挨着我坐着。

  (李渝生)我注意观察了一下,那个女知青长的很漂亮,很朴素,又很单纯,年轻人有爱的感觉

  (乔献华)他说你唱的那个歌就是我写的,我当时觉得哇真的是你写的?那个时候说不来你撒谎,不说,就觉得他写的可能就是他写的,心目中就觉得,就是他写的,当时很信任他,信任他的那种感觉,

  【李渝生采访

  李渝生脱口而出的一句玩笑话,给他带来了接近乔献华的机会。随后的几个小时,他们有了愉快的交谈。那一年李渝生17岁,乔献华16岁。

  (李渝生)知不觉的话已经到深夜,但是两个人都很兴奋,没有睡意,周围的旅客,周围的那些知青都在那里睡了,但是我心里面也不想睡,就觉得和女知青我们两个摆起来的话非常开心,因为这一年在农村劳动,都是生活过的比较单调,劳动也比较辛苦,所以第一回和一个陌生的女知青接触,摆谈,谈的那么开心,谈的那么拢。

  (乔献华)但是总觉得那个东西,总觉得好像那个男人,那个意思就是觉得,好像就是我想要的东西,那个味道的话就是有那种感觉,

  (李渝生)当时心里面就很高兴,自己很勇敢,跟一个陌生的女青年两个人谈话,自己就觉得,好像有一种很自豪一样,

  (乔献华)那个时候不懂爱,不懂叫爱情,也不懂耍朋友,一张白纸,啥子都不懂,没有想那些,就觉得那个人好,觉得他可以接触,而且可以信任。

  【水面

  初次相见,带给李渝生更多的是愉快是好奇,带给乔献华更多的是踏踏实实的信任感。船次天凌晨到了重庆,下船的时候,乔献华主动把插队地址告诉了李渝生。这多少有些出乎李渝生的预料,不过李渝生还是很激动,从此给乔献华写信成了他单调农村生活的重要内容。

  (乔献华)他很会写,他很会给你形容,比如说把你比喻成像啥子啥子这些,他就是那个德行,就是像那个感情骗子那个,就像那种,真的,搞得心里慌慌的。

  (李渝生)信发出来了,心里面也盼着早点收到回信,

  乔献华:当时我记得我是赶场那一天,我收到他那封信那天是个落雨天,因为很大的雨,我收到那封信的时候,我把那封信看了过后,心情很激动,觉得激动,那个心要跳出来以后,无法形容了,就觉得那么优秀一个,当时觉得那么优秀一个人,那时候说不来优秀,就觉得那么好一个人,那么有才华的人,就觉得在追求我,从内心来说也是很自豪。

  (乔献华)但是觉得有那种支柱,就觉得好像有个支柱的精神写信,好久来信好久写信,都有规律性的那种,他原来给我写的信,有这么高一堆,虽然半个月一封,半个月一封,这个信都是几年的信了,他一信就是几大篇。

  (李渝生)她的回信,心里感到美美的。

  (乔献华)他很有才,美女爱英雄。

  (李渝生)收到信过后,就急切的想打开,打开看一看,看到她的问候,互相看到她的回信,信里面的问候,信里面的那种关心,心里就感到乐滋滋的,感到美美的,感觉有一种幸福感。

  (李渝生)都觉得给人的印象就是这个农村的话太封闭,太落后了,自己作为知青到这个地方一点不适应这个环境,当时一天劳动,一天生产劳动比较劳累,生活比较艰苦,自己有时候都吃不消,

  【写信

  和乔献华的通信,给李渝生单调的农村生活涂上了绚丽的色彩,只是这种不经意来到身边的爱情,除了让李渝生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愉快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他说爱情就像天上掉馅饼。可是李渝生没有想到,就在他们相识的第2年,乔献华对他们的关系开始犹豫了。

  (乔献华)当时的感觉就是那个,我觉得自己很惭愧,但是又想爱,后来觉得又不敢去爱,当时那种心情就是那个。但是还是硬着头皮,等于说我不喜欢,当时就是那种。

  【土房子

  乔献华的父亲个是资本家,虽然后来也参加了革命,但是在文革中还是受到了冲击。此后,乔献华一直抬不起头。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乔献华16岁就响应号召当了知青。可是当爱情在她心中滋生的时候,出身的自卑感再次搅乱了她的心。

  (乔献华)因为毕竟嘛,他的家庭出身和我的家庭出身,因为他跟我讲了他父亲,他一讲就告诉我,他说我父亲是个西班牙的船长,他就觉得他父亲他也骄傲,是个船长,母亲又是个军民代表,他当时就觉得,他自己的家庭对他来说,他觉得很满意,所以对于我来说,他越是那种,我越觉得内疚,我觉得我配不起他。

  【乔献花

  乔献华有些害怕,害怕李渝生会因为出身问题而不爱自己。她用试探性的笔调给李渝生写了信,提出断绝来往,李渝生感到不可思议。乔献华觉得必须要和李渝生谈清楚,于是他们决定面谈。一个星期后,他们如约来到涪陵,两个人就在乔献华的家里见了面。那一天,乔献华的母亲去了戚家。

  (乔献华)我们两个先是摆龙门阵,就是先坐着聊一聊,大家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李渝生)(我)见了面当然很开心,因为那么多年都是书信往来,要见面也是比较困难,但是最终最兴奋的就是啥子,我鼓起了那种勇气,把那个纸捅破了,终于谈了爱情,书归正传的谈了爱情那个事情是最兴奋的,

  (乔献华)他说不管你今后啥子,我都能来跟你承担,他也说了一句话,他说哪怕是我们两个在农村,今后就是说,他也说了一句话,他说今后哪怕是在农村,我说将来我遭批斗呢?你遭批斗我也给你挂黑牌他说,当时他说那句话,我觉得他的一举一动都使我很感动,当时我觉得他处处都显示出来那种是真心很强的那种,也觉得是真心实意的喜欢我。

  (李渝生)家里面是什么背景,我说那个没有关系。两个谈的很投机,谈的很愉快,从没有过的感觉,在心里面涌现出来,不顾一切,那个时候就是不顾一切,大家拥抱在一起。也就是在那一天的话,我们第一次 同居了,也就是说越轨了。

  (乔献华)就摆到一定的程度,那个时候就控制不住了,就是说那个时候啥子都不想,自己也不想自己是一个资本家的女儿,啥子都不想,只要他爱我,等于我就觉得,愿意把交给他,啥子都不管了,当时思想的斗争就是那个样子的,我就要给他,就是那回事情,啥子都不想,我不管他爱不爱我,当时的话,我就心甘情愿,当天那个晚上,半夜了都是一两点钟了,就是那种心情。

  (李渝生)也就是在那一天的话,我们第一次同居了,也就是说越轨了,

  【太阳

  时至今日,李渝生依然对当初的越轨充满了愧疚,因为那给乔献华带来了巨大的伤害。事实上就在那天的激情之后,李渝生就已经开始担心,父母会因为乔献华的成分不好,而反对他们的爱情。李渝生一直没有勇气把自己的恋爱告诉父母,一直拖到了春节。

  (李渝生)春节期间我就又回家探亲,回来过后,就鼓起了勇气跟父母亲把乔献华的事情跟他们讲了,自己谈恋爱耍对象就跟父母亲讲了,我的父母就觉得有点接受不了,说现在都是说讲成份,对方成份不好,对于这种成份不好,特别是那种非常历史反革命那种,如果你们两个发展下去,肯定对你们两个都是相当不好的,相当不利的。如果真的是有一天你们两个相爱了,那么你们的子女,你们的前途是没有前途,一点前途都没有。

  【父亲

  父母的态度让李渝生更加犹豫。这种犹豫,让李渝生从分离到春节的4个多月里,一直再没有给乔献华写过信。乔献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她很想念李渝生,她把这种想念写在信纸上,每逢镇上的赶场,她都会步行二十几里把信寄出。每次到镇里乔献华她更大的愿望是想拿到李渝生的来信。

  (乔献华)我寄了几封信,我觉得都失望了,我回来,每寄了那封信,反正我基本上都是从那个路上走,一路哭着回来,

  【在路上走

  乔献华不知道李渝生为什么不再给自己写信了,她更不知道李渝生的父母坚决反对他们恋爱。

  (李渝生)经常跟父母亲谈了几次,大家谈的都那么僵了,话都说到底了,老人的话都说到底了,父亲的话也说,你如果真的要想那么做的话,我们就断绝关系,就不往来。

  【李渝生伤心

  父母不同意,一向听话的李渝生就不愿再和乔献华联系。李渝生说,那一年的春节,他是在痛苦和犹豫中度过的。最后,他选择了逃离。春节过后不久,他没有回插队的地方,只身来到了贵州省的一个小县城,在一家制鞋厂当上了临时工。

  【火车

  可是对于已经产生了爱情的人来说,身体虽然逃离了,心里免不了的还是惦念。

  (李渝生)就离开了涪陵,虽然人离开了那个地方,但是心里面还是放不下,所以都是非常非常矛盾的,非常矛盾的,只要拼命的劳动,做工来消磨时光,消磨时间。

  乔献华:隔了很久就收到他一封信,他一封信就跟我说,很简单的提了几句,他说我走了,他说你不要找我他说,我有了钱,他说我就回来娶你,也没写他的地址,也没写他啥子,当时我看了过后,我觉得他还是要哄我,我觉得他是在骗我。

  【下雨

  乔献华觉得李渝生抛弃了自己,她很伤心,整天以泪洗面地度过了四个多月。一天,她突然发现自己变胖了。

  (乔献华)我记得我第一次跟我妈讲的时候,我就跟她讲,我说我不晓得我长胖了,变粗了,我说我总觉得不对头,

  【乔献花母亲

  妈妈看了看女儿,警觉地问乔献华是否谈了朋友。无助的乔献华在母亲一再追问下,把自己和李渝生的事情告诉给了妈妈,妈妈立刻明白——女儿怀孕了。

  (乔献华)当时我妈哇的一声就哭起来了,当时我妈就说你不争气,你丢人现眼的,就是说的话,我那么苦,那么累我就从来没有做出丢人现眼的事情,你父亲死了这么多年,我把你们几姊妹抚养起来,那么苦,就是说我宁愿要饭,都要尊重我自己的那种尊严,她说我没想到你这么不争气,就说我好像觉得,把我家的名声搞坏了。

  【农村房子

  责备归责备,女儿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还是要想办法解决的。

  (乔献华)当天我妈就说怎么办,你不能回涪陵,回涪陵怀身大肚怕别人看出来了,我妈就拿一大件衣服,让我穿起来,看起来还遮不那么到,在那个时候,我妈就找了一块包单,那个包单,我妈也说不是那个办法,就拿来挤,把那个拿来,那个布拿来缠,我妈就说给她缠下来也好。当时随便怎么缠,反正也没有对那个娃儿有影响,

  【农村外景

  但是,乔献华的肚子还是在一天一天的增大,母亲的办法不能再用了。无奈之中,母亲要乔献华去找孩子的爸爸想办法。乔献华不得已拖着身孕只身来到重庆,找了一天才找到李渝生的家,可她却从李渝生的母亲嘴里听到这样的回答——李渝生死了,你找不到他了。

  (乔献华)当时她说他死了时候,我就在门的外面,因为他们把门都关了,因为他们在重庆最中心的地方住,我就出来,出来我就觉得人都要晕在那个地方。

  【在山路上走

  从重庆回来,乔献华没敢回自己家,而是回了知青地儿。由于害怕遇见熟人,从涪陵码头到知情驻地的120里山路,乔献华是走回来的。

  (乔献华)那天晚上我简直觉得,我真的不想活了,我觉得我活在这个世上处处都丢脸,我觉得这个命运就是在捉弄我,我怎么能够活呢?我根本就无法支撑,我当时的想法就是那个,我觉得我根本没有办法支撑下去,我那种生存下去,当时的想法的话就是说。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