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新然的博客

瞬息百年 唯留此声

 
 
 

日志

 
 

吃饺子  

2006-12-16 17:13:46|  分类: 相声文本(单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们让我说一段<吃饺子>。这段儿呢……一听我就很高兴,因为我爱吃饺子,一提饺子我就馋,“好吃不如饺子”么,“舒服不如倒着”么。现在吃饺子不算嘛了,咱们生活好啊,现在咱们生活家家儿都好啊,平常吃饺子不算事儿。初一十五吃包饺子吧?初一十五。礼拜天,放假了,不上班,孩子也不上学,包饺子吧,这经常事儿么。是吧。下雨阴天儿,不出门,包饺子,嗯,连汤带馅儿连稀的带干的就全有了,吃包饺子,这多好啊。吃包饺子用处太多了,什么时候都能吃,生日也吃包饺子,生日,生日以前……催生!这个催生,哎,包饺子。饺子这个……用处太多了。娶媳妇儿也包饺子,娶媳妇儿也煮饺子,新娘子吃啊。新郎官,新娘子,拜完天地入洞房,煮包饺子。这饺子可不能煮太熟了,哎,半生半熟,不太熟,端进去。让新娘子尝,新媳妇儿尝,吃……还得喊哪,还得喊出来,“怎么样?生不生啊?”这媳妇:“生!”本来煮得不熟么,“生,生。”煮得半熟么,“生”,婆婆,公公一瞧,呵,高兴了。将来要生一个大孙子,或者大孙女儿,得(dei3)生,啊,高兴了。这是……这是一个这么一个这个“妈妈论儿”!啊。你想我当初我娶媳妇的时候,我结婚的时候,我二十来岁的时候,也煮饺子,也煮饺子。我父亲给煮,因为我三岁的时候我就没有母亲,我母亲死的早。我爸爸……怹煮饺子,忙这忙那的,这一乱,这饺子煮火大了……忘了,这饺子忘了。端上来,拿到屋里来,让我跟我媳妇尝。尝了,还喊呢:“生不生啊?生不生?“嗨,我媳妇儿她不言语,我媳妇儿心里话儿:“都落(lao4)下来了。”端上来了,都变片儿汤了。喝吧,连汤儿都喝了。
            过年要吃饺子么,“初一饺子初二面,初三的合子满家转,初四什么炒鸡蛋。”其实都不炒,炸炸饺子,腾腾饺子,还是饺子初五也是饺子,初五就是不能吃剩的了,现包,现捏,捏小人嘴。我年轻的时候,现在这吃饺子不算嘛,我们家常吃饺子。我年轻我二十来岁的时候,那时候我们家很少很少吃饺子,啊,平常……年下我们有时候都没吃包饺子,年下就是杂面汤,杂面,没有吃饺子。人家都熬夜,咱也不熬夜,一睡觉,来了。三十儿晚上人家还喊呢,咱也不喊。街坊还喊,三十儿晚上,“过年喽!富裕喽!XXXX,吉庆喽!”都得喊出来,街坊都得喊出来,初五呢,初五这天,包饺子,捏小人嘴,也得喊:“捏小人嘴!捏小人儿,捏小人嘴!”咱家没有这规矩啊。反(正)我们那时候呢住大杂院,人都得喊出来,“今儿初五啊!刘婶儿!”街坊,人家有刘婶,那是董奶奶,两家儿街坊,连我三家儿。“刘婶儿,捏小人嘴啊!”咱这儿呢,就听他们,听听咱是不是这…………三家,两家都捏小人嘴,谁小人啊?。。。我啊!。。。明白啊,准得我啊,我是小人……
            大河那时候才五岁——大河就是马志明……大河五岁那时候,告诉我:
            “人家都捏小人了……”
            我说:“甭管人家,咱没小人,咱没有小人!是凡咱们认得的都是规矩人,跟咱们熟人是凡认识的都是规矩人!一个小人没有!”
            (学大河):“人家包饺子呢……人家都包饺子……”
            “咱也包饺子吧,咱也包。”
            我媳妇儿:“包饺子,你有钱啊?你买羊肉去啊?”
            我说:“不买羊肉,咱素的啊,你剁点儿白菜,家还有粉条儿没有?泡点儿粉条儿。”
            (学媳妇儿):“行,面呢?面呢?”
            我说:“咱不是有么那儿么,有半口袋面呢。”
            (学媳妇儿):“那棒子面儿。棒子面包得上么?白面呢? 没有!”
            “我啊,我呀赊,赊,赊二……我赊几斤面去。胡同儿口儿那儿,那儿有那米面铺,王掌柜的,麻子脸儿,见面儿打招呼也常说话儿,这大年下的,就冲我白……去……赊二……几斤面,准不薄面。”
            (学媳妇儿):“你就去啊。”
            我说:“拿口袋。”拿上口袋我就去了,到了面铺这哈儿
            “哎,王掌柜的!给您拜年勒!”
            ……晚点儿。晚点儿晚点儿吧,一样,初五,初五不算晚!
 

 


            “好!祝您,大发财源,买卖兴隆,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开事大吉,万事亨通。”
            找地儿坐下,连站着都没站住呢……
            (学王掌柜):“别废话,买嘛?买嘛说话。买棒子米买棒子面?”
            我说:“白,白面,白面……”
            (学王掌柜):“来多少?”
            “不,不……不买,您赊我,赊,赊,赊我几斤,赊我几斤白面,过了这月初……初七八我就给您送钱来。”
            (学王掌柜):“不行啊!不赊帐,不赊帐!”
            我说:“别介别介,您开事大……这样儿行不行,我给您念念吉祥歌儿……”
            往门口一站,
            (唱)“新年新月度新春,花红对子贴满门,天上财神来进宝,我把元宝抬进门,一送金,二送银,三送摇钱树,四送聚宝盆,聚宝盆内插金花,富贵荣华头一家!~发财啊掌柜的!
            我说:”王掌柜……怎么样?赊我几斤白面怎么样?”
            (学王掌柜):“不赊帐!”
            我说:“柜的,别说我赊,我过两天我给您钱,我给念这趟喜歌儿,您白给我二斤面,值不值?”
            (学王掌柜):“不行啊不行不行。”
            “我再给您念成么?再给您念点儿。”
            (唱)“哦~一进门来抬头观,空中来了三位仙,增福仙,增寿仙,刘海儿本是那海外的仙。神仙不落得凡间地,差派来人送吉言,吉言送到了宝号内,富贵荣华万万年!发财啊掌柜的!”
            (学王掌柜):“……不赊帐!”
            我说:“掌柜的,掌柜的,您就不可怜穷人嘛?”
            (学王掌柜):“不可怜!”
            我说:“您心这么狠嘛?”
            (学王掌柜):“就这么狠。”
            我说:“……要不给,我还念,我堵你门口儿我可不走,我可还念!”
            掌柜的说:“念哪!念哪!越念越吉庆。”
            我说:“掌柜的,再念没喜歌儿了啊!。。。咱说明了,这可不怨我,我再念是丧歌儿了啊,我,我给你添蕣(注:shun2,不知准字,天津口语)”
            (学王掌柜):“你敢!”
            我心说,反正他不给我面,我给他念丧歌儿,我给他添蕣我给他念丧歌儿,什么倒霉来什么,好嘞!
            (唱)“哦~一进门来丧气多,丧门吊客两边赔多,掌柜的一会儿得瘟病,内掌柜一会儿长噎嗝(据说为食道癌),正面观,看明白(bo2),空中来了五殿阎罗,牛头马面两边站,丧门神在后面跟着,不给我马三立赊白面,一会儿你们家就着火!……倒霉啊掌柜的!倒霉吧大掌柜!……一丧百丧,给您送火神爷来啦!”
            掌柜说:“我给白面!我给给,给白面!”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