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新然的博客

瞬息百年 唯留此声

 
 
 

日志

 
 

黄半仙  

2006-12-16 16:26:01|  分类: 相声文本(单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月三伏好热天,
                京东有个张家湾,
                老俩口儿院里头正吃饭,
                来了个苍蝇讨人嫌。
                这个苍蝇叼走一个饭米粒儿,
                老头子一怒追到四川。
                老婆儿家中等了仨月,
                书没捎来信没传,
                请了个算卦的先生算一算,
                先生说:“按卦中断,伤财惹气赔盘缠。”
              他这卦算得还真灵。其实啊,这个卦不但他算得灵,我也能算。那得分什么事啊,来一个老太太算卦。
              “先生,您给我算一卦。”
              “什么事啊?”
              “我老头子走了仨月了,音信皆无,您说有什么危险没有啊?”
              “啊,他干什么去啦?”
              “嗯,追苍蝇去了!”
              “追苍蝇去啦?!什么事啊?”
              “苍蝇叼走一个饭米粒儿。”
              那当然是伤财惹气赔盘缠。你追得回来追不回来,也得伤财惹气。这就是瞎掰。这算卦没有灵的。也有时候灵,他蒙事啊,算卦的他有一套办法,你往那儿一站,他一跟你说话,就让你信。怎么信服他呀?您瞧他这套办法。这个算卦讲究“要簧”,什么叫“要簧”啊?就是你来算卦呀,先不给你算,先套你的话,说行话就叫“要簧”。算卦的说话讲究“拍簧”、“诈簧”,明明没算出你这个事,他愣要诈你!对不对呢?哎,他也有办法。哪句话说不对,他能把它收回来。不是说了话收不回来吗?他能收回来。这叫“抽撤连环”。过去在天桥就有算卦的,这位往那儿一站,他就说了;“这位老兄当在家,这位当在外,这位应当做买卖。哎呀!这位老兄,你的‘印堂’发亮,财运昌旺,你今年五月节,应当有一笔财到手……”底下是仨字:对不对?可是这“对不对”他先不说,怎么不说啊?他怕说完了,人家告诉“不对”!那怎么办啊?他不说,他拉长声,“你今年五月节应当有一笔财到手……”他不往下说,他看着,察颜观色。那位要是真有一笔财到手,他看得出来,那位要是没有,他也看得出来。那怎么看啊?他这办法叫“定睛则有,转睛则无”。你要是说对了,这个人当然一愣神儿;要是不对就该转眼珠(学转眼珠)琢磨了,那就是没有这回事儿。他瞧出来了!
              “你今年五月节,应当有一笔财到手……”他看着你,瞧这位一转眼珠,他知道不对,赶紧往回收。他有话:
              “……啊,对了,你应当五月节有一笔财到手啊,不过,让小人给你冲了,你还没到手对不对?”。
            哎,这不是废话嘛!
              “这位老兄,你的气色可不好,今年八月节应当遭一场官司……”
              底下又是“对不对”,还不说,他瞧着那位,一看那位呀,也是转眼珠。
              “啊,你应当遭一场官司啊,但是有贵人扶助,给拨置过去了,大概现在你还许不知道吧?”
              甭说那位不知道,连他也不知道!他就要这么说。所以呀,算卦没真的。哎,也别说,有一个算卦的灵了,嗬,不但灵,而且还是卦卦灵。灵可是灵,这个事情,灵得那么可笑。怎么灵的呢?我说说您听听。不是现在的事情,在清代道光年间,有这么一回事。离着北京不远,几十里地,有这么一个村子,这村子里头住着一个种地的,这个人姓黄,小名儿哪,叫“蛤蟆”!那位说了:“这可新鲜,人有叫这小名儿的?哎,因为他这模样长得特别,两个小圆眼睛,翻鼻孔,大嘴岔儿,脸上有麻子,说黑不黑,说黄不黄,脸上透着那么绿。故此,这小名儿叫黄蛤蟆!您可别瞧这人相貌长得不怎么样,有能耐,能说会道,又能察颜观色,念过几天书,没事儿就翻翻皇历,街坊邻居谁家要是娶媳妇儿,聘姑娘,或者是上梁动土,都来找他。干吗呀?他会看皇历,让他给择日子,他也乐意多管闲事。他要是说几句话呀,还真有人信他的,简直就拿他当了伏地圣人啦!您可别瞧他这么机灵,他老婆是个累赘。他老婆怎么啦?有病。什么病啊?这病根儿厉害,寒腿!两条寒腿,要是不犯病啊,还能跟着干点儿庄稼活儿,一犯病,下不了地。这病还是常犯,这寒腿病根儿什么时候犯呀?要是变天就得犯。阴天腿也疼,下雨腿也疼,要赶上阴天下雨他老婆一犯这病,他下地干完活回家还得做菜做饭。怎么哪?他老婆不能下地呀!日子长了,他是急不得,恼不得。他哪,也找着这么一个窍门儿,每逢他老婆一说腿疼,哎,明天就得阴天;如果疼得利害,那就是……下雨!他倒都有了防备。有这么一回呀,这天他老婆折腾一宿没睡,第二天老黄要下地干活去呀,天哪,晌晴白日,可是闷热,热得邪行。老黄啊,就把这蓑衣披上啦!披着蓑衣扛着锄头往外就走。他老婆一瞧:
                        “老黄,疯了!挺好的天儿,你披蓑衣干吗呀?脱下来!”
              老黄也不理她,还往外走。他老婆一瞧:“咦!怎么回事?让你脱下来!
              他往前一迈步儿,那意思是要拽老黄一下,刚这么一迈步儿,“哎哟!”腿疼了。“哎哟……”蹲那儿啦。老黄回头一看乐了:
              “嘿……我还披蓑衣干吗哪?你腿疼了不是?你闹了一宿啦!那不是今儿要下雨吗?我不披蓑衣怎么办哪!”
              他老婆一听也乐了。他俩乐了不说呀,老黄一出门儿啊,街上的人,也都乐了。怎么哪?
              “哎,二哥,这黄蛤蟆干吗呀?求雨哪?嘿,挺好的天儿,你披蓑衣干吗呀?脱下来!”
              老黄理直气壮的:
              “不脱,一会儿用得上!”
              “干什么呀?一会儿有什么用啊?”
              “有什么用啊,今儿这天儿有雨!”
              他那意思呀,是他媳妇的腿疼了。大伙一听有雨,这不是胡来吗?万里无云,哪儿来的雨呀?不信他那套,就下地干活儿去了。这活儿干了有一个多钟头。哎!忽然间抬头一瞧,南边来了一块黑云彩,跟黑锅底似的就扑过来了,一会儿的工夫就铺严了,嘎啦一个雷,哗……瓢泼大雨。大伙儿就往家里跑,淋得跟小鸡子似的,你再瞧老黄,披着蓑衣,一步三摇,跟没事人儿似的。嘿!
              “老黄,真有两下子呀!”
              老黄爱吹大气:
              “干吗有两下子呀?对了,我连阴天下雨再不知道,那更得了!”
              他那意思哪?我媳妇腿疼,我能不知道吗?大伙一瞧,嗬,老黄真有能耐啊!又过了几天,这天清晨早起呀,阴天,天阴得特别沉,老黄刚要下地去干活儿,先问他老婆:
              “怎么样,腿疼不疼?”
              “不疼。”
              “不疼,好嘞!”
              扛起锄头,他出来一看哪,好,好些人都披着蓑衣。
              “哎,老黄,回家拿蓑衣去!”
              “拿那个干吗?怪费事的!”
              “费事?你不拿一会儿挨淋!”
              “挨什么淋哪?放心吧,今儿没雨。”
              下地干活儿去了。大伙一听:没雨?天阴得这么沉会没雨?到地里刚锄了两垅地的工夫,再一看天哪,嘿,云消雾散,太阳也出来了。老黄哪,还说风凉话儿呢:
              “怎么样,蓑衣都白拿了吧?告诉你们了,不听嘛,看,没雨吧。”
              “老黄,嘿,怪了,那天我们都挨淋了,你披着蓑衣慢慢儿的往家里扭。嗯?今儿个我们都拿着蓑衣,都白带了,怎么意思哪?你怎么知道有雨没雨哪?”
              “啊……”
              他怎么好意思说,“我媳妇腿疼,我就明白了”。这怎么说呀?大伙再一问哪,他来劲儿啦:
              “啊,我呀,诸葛亮马前神课算出来的。”
              嗬,大伙一听,马前神课能算出来有雨没雨,太灵了!打这儿可好,大伙给他一嚷嚷,得了,先前哪,什么有个娶媳妇的,聘姑娘的,上梁动土,来找老黄,让他给看看皇历;后来一听说他会诸葛亮马前神课,好,谁家丢了东西也来找他。张家儿媳妇丢了个耳环,找他来了。
              “大叔,我耳环子丢了,您这个马前神课算得挺灵,您给我算算!”
              他怎么能好意思说:我不会,我就会算阴天下雨,还得我媳妇跟着我!他不好说呀!
              “啊,给你算算。”
              他假装疯魔一算:
              “耳环子丢了是不是?嗯……没丢!”
              “大叔,您说没丢,眼睁睁它就没了嘛。”
              “没不了!告诉你回家找去,锅台旁边、水缸后头就找着啦,去吧!”
              张家儿媳妇走了,到家一找,锅台旁边,哎,真把耳环子找着了。他这卦怎么灵的呀?老黄他有个琢磨劲儿,他心想:她是一个儿媳妇,儿媳妇每天得做菜做饭,得挑水,除了锅台旁边,就是围着水缸转。他就说这俩地方。嗯,到锅台旁边儿真给找着了。嗬!这一来呀,更嚷嚷动了。这一嚷嚷啊,有一天,李二嫂上他这儿来了。李二哥走了仨多月,音讯皆无,没来信。李二嫂来了:
              “黄大哥,您看我们那口子走了仨多月了,也没来信,我怪不放心的,您说他得什么时候回来呀?”
              “啊,算卦呀!”
              “啊!”
              “嗯,好”

              装着掐手指头,他先不算,跟李二嫂说话。
              “嘿,弟妹,你也真是的,有什么事儿你打发别人找我还不行吗?干吗非得自己来呀!你看你挺重的身子,怎么还出门呀!”
              “啊……不要紧的,我刚九个月。”
              “噢……嗯,算出来了!你男人啊,这个月不回来,也不来信了,下月准回来,去吧。”
              嗬,下月准回来!结果怎么着?真没来信,到下月还真回来了。又灵了!这回他怎么灵的呢?
              怎么灵的?老黄他有个琢磨劲儿。他一听说怀孕九个月了,哎,他想这个道理,这个女人怀孕哪,他男人心里有数,他知道!仨月不来信,那就是净等着到时候回来伺候月子人哪!哎,到下月还真回来了。打这儿可就了不得了,就给嚷嚷动了。不单嚷嚷他能掐会算,并且给他起了名,叫“黄半仙”。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千传万,村传镇,镇传县。传来传去,就传到北京了。
              嘿!该着老黄发财。北京皇宫内院丢了东西啦!丢什么啦!道光皇上丢了一颗价值连城的夜明珠!这夜明珠这么一丢啊,道光可急了。在清代,道光皇上是最小气的一个皇上,不但最小气,而且也是一个贪财如命的一个皇上。您算算吧,他那龙袍啊,都打着补钉!就这么小气。要是那么一颗夜明珠丢了,那还了得!马上把九门提督宣上殿来,大大地申斥了一顿,给三天限,找回夜明珠还则罢了,找不回来夜明珠,降级罚俸!
              三天?五天也找不回来呀!怎么回事情?偷夜明珠这主儿不好逮呀!谁呀?宫里的太监大总管崔英监守自盗,您说这玩意哪儿找去?九门提督在宫外头找,当然是找不到啦!
              三天找不着,上金殿,怎么着?降级罚俸。再等五天找不着,上金殿,降级罚俸。简断截说,一个半月没找着,坏了!一个半月没找着,这九门提督降级降得都跑到御马圈遛马去了!
              这天道光皇上恼了,在金殿上大发雷霆:“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夜明珠丢了一月有余,文武百官若无其事,是怎么回事呀?莫非说,你们都想遛马去吗?”
              大伙一听都害怕了:呼啦!跪下一大片,有一位诗郎那荣,往前跪趴半步:
              “启奏我主万岁,奴才闻听人言,在前门外西河沿,有一个算卦的叫诸葛周,这个人不但算卦灵,并且会‘圆光’,其术如神,如果要把他找来,占算夜明珠的下落,定知分晓!”
              皇上一听:“来呀!”叫大总管太监崔英,“去到前门外找诸葛周,进宫占算夜明珠的下落,找去!”
              崔英一听,鼻子都给气歪了。怎么?夜明珠是他监守自盗。心说:这个侍郎老那荣你好好跪着不得了吗?你出这主意干吗呀?“其术如神”,灵!到这儿一算,算出来是我偷的,我怎么办哪?可是皇上传旨,他又不能不找,没办法,骑马找去吧!带着从人找去了。到了西河沿一打听,第一个门,路北那家儿,到跟前一瞅,好!门口有三棵白杉篙,绑着杨柳枝儿,贴着白条写着“恕报不周”。一问哪,诸葛周死了!嘿,崔英这个高兴啊!行啦,告诉皇上。皇上一听:
              “死了,再找别人,找别的算卦的,灵的就行!”
              “嗻。”
              再找吧!又到了打磨厂里头,一看哪,有一家命馆门口挂着牌:“刘铁嘴”。
              崔英下马进来了。
              “你会算卦呀?”
              刘铁嘴一看这派头儿……
              “啊,我会算卦。”
              “灵不灵啊?”
              “您看我这名字不是贴着哪吗?‘刘铁嘴’,因为我是‘铁嘴钢牙’,我的卦是卦卦灵!”
              “嗯,真灵吗?”
              “啊,真灵!”
              “那……回见吧!”
              算卦的一瞧,这位大白天的撒呓症哪?告诉他灵啦,他“回见”啦,这是什么毛病啊!
              他哪儿知道啊,崔英不敢找真灵的,你灵了,他脑袋搬家啦。
              不行,再找别人。又找了一个,前门大街有个“孔明李”命馆,到那儿一问哪,也是灵!“回见吧!”他又出来了。
              他一琢磨:不行!全灵啊,怎么办呢?嗅,对了,别找命馆,天桥找卦摊儿去。对!找卦摊儿一问:

              “你这卦灵不灵啊?”
              他也说灵。是卦摊都得说灵。不灵?说不灵谁还算哪,他吃什么呀?问了几个卦摊儿,都说灵,找哇,嗬,可着北京找了三天,北京城的卦摊儿都找遍了,连一个不灵的也没找着!这怎么办呢?第四天头儿上,心里一烦:城里头找遍了,城外头找去,对!带着从人骑着马,信马由缰出城了。走了几十里地,天儿也热,累得慌啊,来到了个村子。
              “来来来,休息休息!”
              下了马了,看树底下有个小孩儿,就问了:
              “哎,你们这儿有算卦的没有?”
              “有,就这个门儿!”
              哎,就是黄半仙家的门儿,小孩这么一指。
              “噢,好!”往里就走。
              这天,老黄正在家里哪,在家干吗哪?正在那儿发愁哪。发什么愁啊?他媳妇又腿疼了,又要下雨。一会儿啊,他还得往屋里搬柴火,挪东西,麻烦!正这儿烦着哪,这么个工夫,哎,太监大总管崔英进来了。
              “你会算卦呀?”
              老黄一听:
              “啊……我……我会……”
              “灵不灵啊?”
              这位问灵不灵,还挺大的声儿。老黄一瞧他这派头儿,心说:我这卦,哪儿灵去呀?干脆,说实话吧!
              “我这卦……唉……我这卦……唉……不灵。”
              “嗯?嘿!找了半天,敢情在这儿哪!好好好,哎呀,不灵?真不灵吗?”
              “唉……真不灵!”
              “嗬,行了,行了,赶紧跟我走!”
              “跟您上哪儿去呀?”
              “进北京,皇上的夜明珠丢了,你给算算去!”
              老黄一听:怎么着?给皇上算卦。这不是胡来吗?甭说算得不灵,说错了一个字儿——掉头之罪,那哪儿行啊。赶紧说:
              “……这位老爷……您……没听明白,我算的卦呀,它不灵!”
              “废话,灵了还不找你哪!走走走!”
              “老爷……我这卦……不灵!”
              “不灵也没关系,咱家告诉你,即便不灵,有咱家在旁边儿给你多说两句好话,给俩钱儿轰走完了,有什么关系?如果你要是不去的话,就是抗旨不遵,午门外开刀问斩!”
              “唉,别价!”
              一想:不去当时就死啊,要是去了不灵,还许给俩钱儿,轰出来……
              “嗯,……我……我去行吗?”
              “别费话!不去就是抗旨不遵,快走!”死乞白赖让快走。
              “唉……我走,我走……你好好在家里看家吧。”
              “哟,你瞧瞧这……这不是倒霉了嘛,我这腿还疼,你看,你现在就走?
              “啊,没法子,不走?抗旨不遵哪,你现在腿还疼,噢,对了,我拿着蓑衣!”
              崔英一瞧:
              “罗嗦!挺好的天儿,你拿蓑衣干吗呀?”
              “嗯?……不是,您甭管了,用得上,今儿有雨!”
              他是想,他媳妇腿疼,今儿就有雨。崔英哪,也没怎么注意。
              “啊,走吧!”
              把他带到北京,安排到馆驿里头住下。老黄啊,吃也吃不下去,睡也睡不着,心里烦哪!
              “这玩意儿,怎么算哪?”
              到半夜里头,好,哗……瓢泼大雨下起来了。老黄一想:雨是下了,甭问哪,我老婆在家里正那儿腿疼哪,唉,我还让大官儿给抓来了。就这位老爷,真要命,我说不灵啊,非让我来不可;他说了,给俩钱儿轰出去,哪儿有这么便宜的事呀?给皇上算卦,我怎么算啊?嗯,丢夜明珠,让我找夜明珠,我哪儿去找哇?嗯,你要是算个阴天下雨,我还能算出来——那也不好算哪!还得把我媳妇接来——这玩意儿找夜明珠,我怎么给算哪?明儿给皇上算,我让他哪儿找去呀?锅台旁边?水缸后头?那皇宫里头有水缸吗?这不是要命嘛!
              心里头烦哪,可又恨,恨谁哪?恨偷珠子这贼,他心里恨哪,坐那儿着急,嘴里头可就叨念出来了:
              “这贼也不对呀,嗯,你偷谁偷不了啊,干吗单偷皇上啊?如果要是知道是你偷的,你活得了吗?再说,这位老爷也不对呀,我说我的卦不灵,我不来不就完了啦,你这死乞白赖地催我来,催,催,我来了,你活得了吗?”
              他那意思是你把我催来了,我来了,我要是算得不灵,你活得了吗?我要是算得不灵,你有失职之罪,你也活不了。他心里是这意思,指着外头:
              “我来了,你活得了吗?”
              得,这句话,隔墙有耳,有人听见了。谁呀?大总管崔英。他干吗来了?哎,他把老黄安排到馆驿呀,他回府了,摆上饭,吃饭喝酒,心里高兴:哎,行了,明儿给皇上一算卦,算不出来,把他杀了,没我的事。嘿,这珠子呀,我这辈子也犯不了案了!哎,行,看他那模样,就不象有能耐的相儿,有能耐的能那模样吗?高兴!
              正这儿高兴着哪,哗……外头下起雨来了,这一下雨,他心里一机灵,推门一瞧,瓢泼大雨。
              嗯?不对,他算的卦不灵?不灵他披蓑衣干吗呀?他怎么告诉今儿有雨啊?哎呀,别是“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吧?嘴是说不灵,明儿到金銮宝殿上一算,灵了,一指:偷珠子的就是他!得,我完了!哎,这可受不了,不……得听听消息去!
              这么着,他来了,来到这儿也不让人通禀,自己就悄悄地来到黄半仙的屋门外头,刚往那儿一站,正听里头说。他来的这时候,头两句说过去了,里头正说这句哪:
              “催,催!我来了,你活的了吗?”
              他还指着外头。崔英一听:啊?“催,催,我来了”,他来了;“你活得了吗”?我……我是活不了啊!  这玩意儿他算出来是我啦!哎呀,他……这个……
              你倒是再听听啊,他也没往下听,一害怕,推门进来,咕嘚儿就给跪下啦:
              “哎……这个……半仙饶命,半仙饶命!’”
              老黄吓了一跳,一看大总管跪在这儿啦,一听“半仙饶命,半仙饶命”,老黄他能察颜观色,一看这大总管浑身直哆喷,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能够沉得住气:
              “哎,甭害怕,甭害怕,起来说,起来说,什么事啊,你?”
              “啊……哎哟,半仙饶命,您这卦算得真灵,您来了,我……我是活不了啦,我知道您算得对,这珠子不错是我偷的,是我偷的,您救救命吧。”
              老黄一听:嗅!这么回事呀!老黄也真能装模作样,沉得住气:
              “嘿……哎呀,是你偷的!哼,早就算出是你偷的啦!不但算出珠子是你偷的,而且我还算出来,你把珠子藏在什么地方了。”
              拿话诈,崔英一听啊,哟,都算出……心里头也一愣,能算出来?那我让他说说。
              “啊,是……半仙,您算出来了,那么您算出我把珠子藏在哪儿啦?”
            这要是搁在别人身上,一问这句,准得问趴下,老黄啊,能说会道,老黄一听:
              “嗯,算出来了。哈……我说你那珠子藏哪儿啦,我说?我说是说,现在不说,明儿见皇上一块儿说!”
              “哎……别价!您怎么不在这儿说呀?”
              “我在这儿跟你说什么呀,我说‘我算出来了,我知道你藏在哪儿啦’?我不说,让你自己说,我看你敢跟我说瞎话不敢。”
              嘿!
              “哎呀……半仙饶命您哪,我不敢说瞎话,我那珠子,就埋在御花园的芭蕉树底下啦!”
              “啊,这还罢了。我算着也是在那儿埋着嘛!”
              他多咱算来着?!
              “你起来吧。”
              “是,半仙,您……干吗半仙哪,简直您就是活神仙啦,您算得真对,明天求您在见皇上的时候,别说是我偷的,我……送您五百两银子。”
              老黄一听,一冷笑:“哈……
              他那意思哪,嘿,这家伙不打自招了!可是他这一冷笑啊,崔英不知道他为什么事呀,以为他嫌少呢。
              “啊……懊,五百两不行啊,我给您一千。”
              又加五百!
              “噢,好了,好了,你起来吧。明天我给皇上算卦的时候呀,替你瞒着点儿就是了。”
              算什么啊?卦还没算哪,先收一千两银子的卦礼了,他倒闹着了。行啦!
              到了第二天,崔英引他上朝见皇上,皇上还挺高兴,平身赐座,让他掐算夜明珠的下落,老黄怎么算哪?  虽然崔英都说了,可也得装模作样的来来呀!心想:得掐掐诀,念念咒。嗯,掐诀(学手势),念咒怎么念哪?他也不会,想起什么念什么:“一二三,二二三,七八九十念真言……”
              文武百官一听,怎么着?要变戏法呀!这是什么咒啊?
              “按照卦中来判断,夜明珠现在御花园。”皇上一听:“来,摆驾御花园!”
             摆驾御花园啦。到御花园里头,皇上说了:“哎,黄仙师,寡人的御花园如此宽阔,夜明珠究竟在何处啊?”
              “啊,我再给您占算占算。”(学掐诀手势,念咒)
              “半仙本姓黄,今日见君王,夜明珠在何处?啊……这芭蕉树下藏!”
              他真能装模作样的!皇上一听:
              “好,刨!”
              锹镐齐下。
              “哎,轻着点儿,不要伤了国宝!”
              嗬,装模作样的。本来崔英把这珠子埋得也不深,设刨两下,刨出来了,由小太监擦干净了,递给皇上啦,皇上一瞧,太高兴了。
              “哎呀,黄半仙,真是黄仙师,这卦太灵了。哎,黄仙师,你算一算寡人的夜明珠究竟被何人所盗?是何人所埋?”
              这是谁偷的,谁埋的?
              老黄啊,没防备问这句啊,抽冷子一问,一扬头,瞧了崔英一眼。崔英啊,心差点儿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不知道他要说什么呀?往下一听还好。
              “啊……啊……万岁,夜明珠乃是奇珍异宝,日久年深,受了日精月华,这是它自己溜达出来啦!”
              皇上一听:
              “嗯,言之有理!”
              您瞧这份儿昏君当的,他还认为言之有理呢!那夜明珠自己会溜达过去?!
              回到金銮宝殿。
              “黄仙师,算得真灵,来呀,赏给黄仙师……两碟萨其玛!”那么一颗大宝珠找着了,就给两碟萨其玛,您就知道他这人小气不小气啦!
              给完两碟萨其玛也不让他走,留他在宫里头住几天。
              那位问了,皇上把珠子找着了,他还留一个算卦的在宫里干吗用啊?
              道光皇上有他的想法,他心里琢磨:我这夜明珠丢了一个多月,音讯皆无,找不着!嘿!黄半仙一来他就算出来在什么地方,这卦太灵了!不能让他走,我再试验试验他,如果他每一卦都算得这么灵,那就封他在朝为官。封他在朝为官于我有好处啊!谁再做了什么事也瞒不了我啦!他就给我算出来了!哎,因为这样儿就不让他走。
              可是老黄心可烦了,老黄心里琢磨着:这不是没影儿的事吗?把我留下来,我……我在这儿干吗呀?伴君如伴虎啊!
            真要了命了,我知道他哪时候有什么事呀!
              挺烦,一心里琢磨:明儿我得想主意跟他说:我回家。对!想个抽身之计。
            。一赶到第二天早朝,崔英领着黄半仙上朝,奏事处太监那儿喊;
              “圣上传旨,宣黄仙师随旨上殿!”
              头一个就是他,干吗呀?皇上这夜明珠找着了,高兴,一宿都没睡觉,挺老早的打后宫就来坐殿。往前走,走到御花园这儿,哎!这儿有一棵枣树,这棵枣树啊,是明代时候三保太监下西洋带回来的,这种枣叫“珠枣”,滴溜圆,这么大个儿(比画),通红,可是得熟了。现在还生着哪,湛青碧绿这么一个枣子,皇上瞧着好看,顺手摘下来一个,一想;哎,有了,我让黄半仙算算我这手里是什么?如果再算对了,他这卦真灵,那就封他在朝为官,对!
            这么着,先宣黄半仙随旨上殿。黄半仙往这儿一跪,行礼已毕,应该平身赐座呀?这回光让他平身,没赐座。
              “平身。”
              黄半仙站起来了,皇上一攥这拳头:
              “黄仙师,你的卦算得灵,来来来,你算算朕的手中何物,如果算对了,封你在朝为官,算不对,问你个欺君之罪!你算吧!”
            老黄一想:哎呀,这怎么算呀?这个……当然他害怕呀,心里害怕,可脸上还不能带出来,还得装模作样的不带相儿。心里这儿想主意,他又琢磨了,琢磨什么?心里想:他手里到底是什么?噢……一定是他那颗夜明珠,这珠子找到了,怕再丢了,珠不离手,手不离珠,早晨起来就把这个拿出来了,那甭问,夜明珠,对。
              可是他要说夜明珠,当时就杀,欺君之罪,没算对呀!他说的话儿好:
              “万岁……”
              他要说这么句话,“大清早您就拿您这心爱的夜明珠来玩赏啊”,是这么句话,他刚说了半句。
              “万岁,大清早您就……”
              皇上说;
              “哎,对,是大青束……”
              嘿!他这么灵的!
              皇上一松手,老黄一瞧,吓得小辫儿都立起来了:嗬,好家伙,老爷子,多亏我说“大清早”啊,我要是说“大早晨”还麻烦了,这玩意儿!哟!

              “启奏我主万岁,草民我要回家看望看望。”
              “嗯,不行,这卦又算灵了,来呀,摆宴!”
              摆宴?这皇上那么小气还摆宴?摆什么宴哪?就是一碗茶,两块“萨其玛”!他管那就叫摆宴啦!
              没办法,吃“萨其玛”吧,吃得都醋心啦!
              皇上说:
              “黄仙师,你这卦算得太灵了,朕有意封你在朝为官,陪伴君王,君臣共享荣华富贵,你意如何?”
              老黄心说:我还跟你在这儿?好家伙,多亏我说了个大清早,不然我这脑袋搬家啦!
              “草民乃是山野村夫,怎能陪伴君王?”
              “嗯,爱卿不必推辞,因为你算的卦灵,朕把你留下,就为的是明儿我再丢了什么东西啦,好让你算一算。哎,你算出来啦,就省得我着急了!”
              老黄心说:你是不着急了,你知道我这个急怎么个着法呀!“小人实无其才,小人情愿回家为农。”
              “怎么?”
              这就恼了!
              “因为小人幼年间曾经推算,命中注定,不能在朝为官,如若为官,祸在眼前。”
              道光一听,更生气了:这叫什么话呀?如若为官,祸在眼前,作了官了,倒有了祸了,有什么祸呀?嗯,你这是不愿意保我呀,看不起我。你不保我也没关系,你这么大能耐,你要是保了别人,我这江山就完了。嗯,一咬下嘴唇儿,狠劲儿来了,翻脸无情:
              “来呀!”
              叫过大总管崔英:“附耳上来。”崔英过来了,皇上就在崔英耳朵边儿上一嘀咕,说什么呀?让崔英去到后宫拿一个捧盒儿,把正宫娘娘那儿有一个“宝蟾”给拿来,装在盒儿里头。什么“宝蟾”啊?就是一个生金雕刻的,三条腿儿的金蟾。四条腿儿叫蛤蟆,三条腿儿叫“蟾”,其实就是一个金蛤蟆。生金雕刻,花纹很细,那个眼睛哪,是两颗宝石,上边儿镶着很多的“翠”。这么个东西,拿捧盒装来。
              崔英去了。老黄也不知道什么事啊,一会儿工夫,就见崔英俩手托着一个捧盒进来站在皇上旁边儿了,皇上用手一指:
              “黄仙师,你算的卦不是灵吗?来来来,你算算朕的盒中之物。这个捧盒里头什么物件?你算一算,如果你算灵了,算对了,封你在朝为官;如果你算得不对,欺君之罪,午门外开刀问斩。算吧!”
              “我……”
              心说:这怎么算哪?我那句“大清早”是蒙着啦!这回我怎么蒙哪?算不对就开刀问斩,实在没法算,憋了半天,瞧了这盒儿一眼。一跺脚一咬牙,叫着自己的小名儿:
              “黄蛤蟆,黄蛤蟆,你就死在这盒儿里头啦!”
              皇上一听:
              “哎,他……他又算对啦!”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