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新然的博客

瞬息百年 唯留此声

 
 
 

日志

 
 

纪晓岚  

2006-12-16 16:23:03|  分类: 相声文本(单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笑话离不开唐、宋、元、明、清,在清朝乾隆年间有个进士纪昀,字晓岚,官拜礼部尚书,协办大学士。他当过《四库全书》的“总纂”,就是主编。

  《四库全书》汇集了我国三千年的典籍,分经、史、子、集,四部分。用四色彩绢做书皮儿,经部绿色,史部红色,子部蓝色,集部灰色,象征着春、夏、秋、冬四季。收书三千五百零三种,共七万九千三百三十七卷,抄成三万六千三百册,分装在六千一百四十四个楠木匣内。有九百九十七万多字,一律用毛笔蝇头小楷抄写。什么叫蝇头小楷呢?就是把毛笔字儿写得跟苍蝇脑袋那么大。这套书抄了多少日子呢?要说也不算多,才十年!

  啊?还不多哪!

  纪晓岚这个人哪,有才学,好诙谐,博古通今,能言善辩。他呀,最怕天儿热,怎么?因为他长得特别胖,一般说,瘦人怕冷,胖人都怕热。

  有一天,各位学士都在“修书馆”抄书哪。时至三伏,又闷又热,人人汗流浃背。汗还不能滴在纸上,纸上掉一个汗珠儿那叫“黵卷”,脏啦!别人还好办,弄块手巾勤擦着点儿就行了。纪晓岚可不行,他太胖啊,汗出得连擦都来不及。干脆把衣服一脱,小辫儿一盘,来个光板儿脊梁。哎,这回他可凉快啦。凉炔倒是凉快了, 凉快大发啦!怎么?他正低着头叭案子上抄书哪,乾隆来了。现 穿衣服来不及了,这下儿可抓瞎啦。光着脊梁见皇上,赤膊接驾有失仪之罪,按律当斩,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纪晓岚急中生智,嗞溜!钻案子底下啦。

  乾隆来,怎么不事先传旨接驾哪?乾隆这个人哪,好文,还爱作个诗。一辈子作了九千多首诗,可一首也没流传开,您就知道他这诗作得怎么样了!还特别爱写字,走到哪儿写到哪儿。您逛故宫、北海留神看,挂的匾差不多都是乾隆写的,皇上写的字,谁敢不说好哇,大伙儿这么一夸他,哎,他写上没完啦!

   这天散朝之后,没传旨摆驾修书馆,怕一传旨,兴师动众,耽误抄书,嗯,溜达着就来啦。进门儿一看纪晓岚钻案子底下去了。乾 隆一想:噢,你这儿跟我藏蒙儿玩哪!随即一摆手,让各位学士不必离座接驾,继续伏案抄书。乾隆哪,来到纪晓岚的书案前头,一屁股就坐在那儿啦。

   纪晓岚在外头坐着还热呢,往案子底下一趴,哈着腰,窝着脖子,连气儿都喘不上来呀。乾隆再往案子前面一坐,得!连风儿全挡住了。嗬,这份儿罪孽!

   纪晓岚心想:谁这么缺德呀,挡得连点儿风儿都不透哇。噢……这是成心挡着我,怕皇上瞧见。怎么半天也听不见动静啊,皇上没走啊?走了,倒告诉我一声啊,照这么着再闷一会儿,用不着午门斩首示众,就案子底下憋死活人啦!

  纪晓岚实在绷不住啦,小声儿问了一句:

   (小声)“哎,老头子走了吗?”

  众人都没敢说话,乾隆搭碴儿啦:

  “朕躬在此。”

   纪晓岚一听:得!还是没躲过去!

  赶紧由案子底下钻出来,跪在近前,口称:

  “臣接驾来迟,罪该万死。”

   乾隆一看纪晓岚这模样儿,愣气乐啦。怎么?他光着脊梁满头大汗,脑袋憋得跟紫茄子似的!

  要换别人哪,二话甭说,推出去砍啦。对纪晓岚不能这样,乾隆也爱才呀,《四库全书》还指着他编哪。

   旁边儿的人一看,全吓傻啦。心都呼的一下提到嗓子眼儿啦!

   乾隆说:

   “纪昀。”

   “臣在。”

   “你叫我‘老头子’是何道理?讲出来则生,讲不出来则死!”

   别人替纪晓岚捏着一把汗哪,“老头子”怎么讲啊?

   纪晓岚说:

   “启奏万岁,‘老’,乃长寿之意,万年长寿为老也;‘头’,为万物之首,天下万物的首领即头矣;‘子’,是圣贤之称,孔子、孟子,均称 子焉。连在一起——老头子!”

  嗯,他愣给讲上来啦!

  乾隆一听都是好词儿,气儿也消了。人称纪昀能言善辩,果不虚传。

  “好,恕你无罪。”

   嘿,没事儿啦!

   “臣谢主隆恩。”

   叩头谢恩,穿上衣服。乾隆又说了:

   “纪爱卿,朕有御扇一把,你给题唐诗一首如何?”

  “臣领旨。”

   立刻展开扇子,拿笔在上边儿写了一首唐诗。哪首啊?王之涣的《凉州词》,原诗是这样:

     黄河远上白云间,

     一片孤城万仞山。

     羌笛何须怨杨柳,

     春风不度玉门关。

   纪晓岚刚才躲过杀头之罪,心里还没塌实哪。本来他对这首 唐诗挺熟,心里一慌,少写了一个字儿。把“黄河远上白云间”的 “间”字儿给落下啦。乾隆等他写完,拿过来一看:嗬,这字写得笔走龙蛇,太好啦。再一念:

   “黄河远上白云……嗯?”

   乾隆对唐诗也不生啊。噢,成心落一个字儿,想考考我,这是欺君之罪呀!当时一绷脸儿:

   “纪昀,你为何少写一字,欺瞒寡人?”

   旁边儿的人刚把心放下,听皇上这么一问,呼!又都把心提起 来了。心说:纪晓岚哪,今天你是倒霉催的。少写个字儿,看你怎么说。

   纪晓岚一看,说了:

   “启奏万岁,臣没少写,这不是诗,是词。题目就是《凉州词》 嘛。”

   嘿,乾隆一听差点儿没把鼻子气歪喽。噢,到你这儿连唐诗都给改啦。

  “好,既然是词,词乃长短句,你能念出来,寡人恕你无罪。”

  “臣领旨。”

  还领旨哪!怎么念哪?只见纪晓岚手捧御扇,高声朗诵:

     黄河远上。

     白云一片,

     孤城万仞山。

     羌笛何须怨?

     杨柳春风,

     不度玉门关。

   嗯,他给念上来啦!反正那年月诗、词都不点标点符号;要点标点符号啊,纪晓岚的脑袋非搬家不可。乾隆一听,心说,好小子, 你真有两下子。再一看纪晓岚满头大汗,嘴唇都干了。天气这么热,又出那么多汗,嘴唇能不干吗?

  “好,恕你无罪,赐茶一碗!”

   “臣……”

   刚要说“谢主隆恩”,还没说出来哪。乾隆说:

  “且漫!”

   纪晓岚一哆嗦,心说:你又出什么馊主意呀?

   乾隆说:

   “我说一句话,你对一句诗。对上来再喝,对不上来两罪俱罚。”

   纪晓岚一听:噢,喝碗水还这么费劲哪?

   乾隆说:

   “昨天晚上娘娘生小孩儿了。”

   纪晓岚张嘴就来:

   “昨夜后宫降真龙。”

   生太子是真龙啊,说完端碗就喝。乾隆道:

  “别忙,生了个女孩儿。”

   纪晓岚马上就改了:

  “月中嫦娥下九重。”

   女孩儿是位公主啊,一定有嫦娥之貌。其实准那么美吗?他 也没瞧见,反正拣好听的说吧。刚又要喝,乾隆说:

   “放下!”

   “唉……”

   “生下来就死啦!”

   “哟,死啦!”

   乾隆心说:看你还怎么对诗。纪晓岚略加思索,嗯,有了:

  “神仙人间留不住。”

   那意思——这位是神仙,在人间待不住。不是死了,是回天宫去了。纪晓岚心想:这回该让喝了吧?刚要端碗,乾隆说:

   “别动!”

   “啊?”

   “你知道怎么死的吗?”

   “微臣不知。”

   “掉尿盆里淹死的。”

   嗬!这回可怎么说呢?纪晓岚眼珠儿一转,脱口而出,连乾隆都听愣啦。他说:

  “翻身跳入水晶宫!”(相传此诗为明解缙应对之作)

  一端茶碗。哎,他喝啦!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