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新然的博客

瞬息百年 唯留此声

 
 
 

日志

 
 

假行家  

2006-12-16 16:19:39|  分类: 相声文本(单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我给您说这么个笑话。在我小的时候,北京鼓楼后头有个馒头胡同,里头住着一位满大爷,他的名字好听,他叫——不懂,大伙儿都叫他满不懂。别的事儿他不懂,吃呀,喝呀,花钱哪,他可都懂,仗着祖上留下的几个糟钱儿。父母都去世了,家里就剩三口人了:他,满大奶奶,还有一个儿子才六岁,名子叫继承,爸爸满不懂,儿子满继承,一个不懂,一个继承,总算没失门风儿。满大爷整天游手好闲,出茶馆,进饭馆,家里那俩钱儿越花越少,想要干点嘛儿又不行,怎么哪?他不懂啊!可巧那天在茶馆里有人给他介绍一个朋友,这位能说会道,先说天,后说山,说完大塔说旗杆,什么大他说什么。满大爷是满不懂,这位是什么全懂。他家住在贾家胡同,姓贾叫贾行家。一个满不懂,一个贾行家,俩人凑合到一块儿了。俩人一见如故,贾行家也能神聊,俩人呼兄唤弟。满大爷说:
  “兄弟,咱们别净待着,帮我想个买卖干。”
  贾行家说:
  “没错儿,您回家想想,我也回家想想,明儿个咱们还这儿见。”
  转天,俩人到茶馆一见面,贾行家就说了:
  “大哥,该着的事儿,昨天晚上我一宿没睡,我就想让您开个买卖好,到天亮我才想出主意来。我琢磨着,什么买卖也没开药铺合适。”
  “怎么哪?”
  “您想呀,药铺是大秤买,小秤卖,收货的时候,一麻包二百斤,回头一钱一钱往外卖,这得赚多少钱啊?再说给多给少还没有争嘴的。”
  贾行家这句话说得倒对,您看这药铺还真没争嘴的。过去老太太买东西最麻烦了。 (学老太太说话)“掌柜的,来半斤韭菜,这哪儿够半斤哪,再添点儿。”卖菜的又给抓一把,老太太还说哪“还不够,再给点儿!”她又拿了四根儿。
  您看上药铺抓药的没这事儿。“您给来一钱泻叶。”泻叶是什么呢?是打肚子的泻药,药店柜的给约好了,买主一瞧:“这哪儿够一钱哪,再添点儿。”又抓了两把,这回倒不少了,喝下去受不了。
  贾行家这一提醒,满大爷一听:“嘿!对!药铺真是个赚钱的玩意儿,兄弟咱们采个地方去。俩人走到西安门大街,可巧,路北有个小药铺,两间门脸儿,字号是“济仁堂”,就是济世活人的意思,门口儿贴着一个条儿,写着“此铺出倒”。贾行家用手一指:
  “大哥,怎么样?”
  满大爷说:
  “正好。”
  俩人就进药铺了。
  “掌柜的,您这买卖出倒啊?”
  掌柜的赶紧往柜房里让:
  “您二位里边请。跟二位说:我这买卖不是不赚钱,我是祁州人,我家里有要紧的事儿,叫我回去,所以我才想把这买卖到出去。”
  贾行家说:“打算倒多少钱哪?”
  “两千块钱。”
  “太贵啦!给二百吧!”
  您听这象话吗?见十出一,掌柜的说:
  “您别开玩笑了,两间门脸儿,后头还有两间东房,三间北房,货架上虽然品种不全,可是还存着不少货哪!您倒过去,马上开门儿就赚钱。”
  贾行家还要磨叨,满不懂沉不住气了说:
  “那什么,我先给您十块钱定钱,剩下的三天交齐。”
  药铺的掌柜说:“您贵姓?”
  “我姓满,我叫满不懂。”
  “满大爷,我还得跟您商量点事儿。我们柜上有个小徒弟,是我外甥,因为他家里没人了,我这买卖一倒出去,我一回家,不能把他带走,我想您这儿也得用个小徒弟,您看能不能把他留下,管吃管喝就得。”
  贾行家说:
  “他今年多大了?”
  “他今年十六岁。”
  “他叫什么名字啊?”
  “姓窝叫窝囊肺。”
  满大爷说:
  “留下!留下!”冲这个名字就得把他留下,东家满不懂,掌柜的贾行家,就短这块窝囊肺啦!
  俩人出了药铺,贾行家就说:
  “大哥,三天之内您把钱交齐了,第四天咱们可就开张了。”
  满大爷说:
  “后头也有房子,我把家也搬来得啦。你每天愿意回家就回家,想柜上睡,就柜上睡。”
  贾行家说:“您弟妹明天就住娘家去了,我暂时就在前边搭铺得啦。”
  说完话俩人就分手了。
  到了第三天,钱也交齐了,字号也换了,由“济仁堂”改为“盟仁堂”(蒙人堂)啦!满大爷家也搬来了,人口也很简单,满大奶奶,还有一个六岁的儿子满继承,一共就三口人儿。贾行家也暂住在柜上了。
  第四天药铺就开张了。天也就四点来钟,还没亮哪,贾行家就叫徒弟窝囊肺下板儿,还烧了股香,放了挂鞭炮就算开市大吉啦。只顾他开张了,把街坊邻居都吵醒了。您想呀,四点多钟天还没亮哪,弄挂鞭这么一通儿放,噼啪......噼啪......把街坊都吵醒了。
  贾行家说:
  “大哥,咱们这买卖一定能赚钱,您看这股香,这香火多旺呀。”
  “兄弟,这买卖全仗着你啦。药铺的买卖我没干过,我是满不懂。”
  “嗐!大哥放心吧,我行家呀。”他可不想他是假行家!跟小徒弟仨人瞪着六只眼睛,净等抓药的啦,一直等到大天亮,也没有开张。贾行家直打呵欠,窝囊肺坐那儿直打盹儿,满大爷也睡着啦。太阳出来啦,这时候,外头进来一个人:
“辛苦您哪,辛苦掌柜!开市大吉,万事亨通,给您道喜来啦!”
  说着就送上一副对子来,贾行家赶紧站起来,满大爷也醒啦,虽然不认识,一看人家送了一副对子,赶紧道谢,心想:甭问一定是街坊。满大爷赶紧就说:
  “您是东隔壁德兴永油盐店的吗?”
  “不,不是。”
  “噢,您是西边海泉居饺子馆儿的?”
  “也不是。”
  “那贵宝号在......?”
  “就在您这门口儿。”
  “啊?”
  “告诉您,我就在您这门口儿摆了个皮匠摊儿,我姓陈,在这门口儿摆摊四、五年啦,房前左右您一打听皮匠老陈没有不知道的。前两天听这儿掌柜说这买卖倒出去啦,倒给满大爷满不懂了。今天开张,我给您道喜来啦,哪位是满大爷啊?”
  满大爷说:“我就是满不懂。”
  “没别的,求您多帮忙,我还得在您这门口儿摆摊,您放心,准不给您添麻烦,早晨来了之后把门口打扫干净了,晚上收了摊还是给您打扫干净了。您看怎么样?”
  满大爷一看,人家给送了副对子来,说话还这么客气,就说了:
  “没关系,没关系,您尽管摆您的,还告诉您,渴了您到屋里来喝茶,千万别客气,陈师傅,有个阴天下雨的,您就搬到屋里来做活。”
  “谢谢您,您忙吧,我摆摊儿去了。”
  皮匠出去了。进来一个买药的:
 “掌柜的,您给我来俩子儿的银朱。”
  满大爷当然不能拿了——他满不懂啊。这就得瞧贾行家的啦,贾行家拉抽屉找药,东找没有,西找没有。不是没有,有他也不认识,这银朱就是朱砂。找了半天没找着,他还很着急:
  “哎呀!柜上就剩货底了,货不全啦。大哥,掏两块钱,咱们得添货去。”
  满大爷拿了两块钱,贾行家接过去,交给小徒弟窝囊肺,小声说:
  “到对过首饰楼打个银珠子来,越快越好。”
  小徒弟出去了,等了有小俩钟头,买药的这位真急啦:
  “掌柜的,怎么这么慢哪?”
  贾行家说:
  “那什么,柜上没货了,上堆房给您取货去了。”
  还没听说过首饰楼是药铺货栈的哪!又等了一会儿,小徒弟回来了,手里托着俩银珠子,递给贾行家了:
  “掌柜的给您,这是一个五钱的,一个四钱的,加上手工钱整两块钱。”
  贾行家赶紧拿来一张药仿单,是牛黄清心丸。贾行家不管这些,拿起来就把两个银珠子包上递给抓药的了。那位接过来,挺沉,不敢拿走哇,就说:
  “掌柜的,我要的是银朱!”
  “没错儿,就是银珠,错了管换,不信您回去拿夹剪夹开来瞧,管保是银子的,要是锡镴的、白铜的,您回来把招牌给我们砸了。”
  这位一想:这药铺是什么毛病,俩铜子儿给俩大银珠子。站在那儿直发愣。贾行家直说:
  “别麻烦啦!快拿走吧!保证货真价实!”
  这位一想:俩铜子儿来俩大银珠子,拿走拿走吧!这位是走啦,满大爷可急啦:
  “掌柜的,咱们这买卖没法干了,怎么俩铜子你就给他那么俩大银珠子?两块钱换俩铜子儿,这买卖还不由姥姥家赔到舅舅家去!”
  贾行家脸往下一沉说:
  “东家,您这叫什么话呀?买卖是先赔后赚哪,咱们这儿刚开张,不得先把名誉卖出来吗?同仁堂、达仁堂,哪儿不是这么开起来的!”
  其实哪个也不是这样开起来的。
  满大爷一听还觉着有理哪,就赶紧说:
  “兄弟,别着急,我不是满不懂嘛!”
  “不懂?你听行家的呀!”
  “对!对!我就听这贾行家的。”
  正说着话儿,外边又进来一位:
  “掌柜的,您给我来仨子儿的白芨。”
  满不懂还是不能拿呀,他不懂啊。贾行家赶紧拉抽屉,找了半天还是没有,赶紧又跟满大爷说:
  “大哥,掏三块钱添货!”
  满大爷一听:
  “还添货哪?”
  “大哥,先赔后赚。”
  “我这儿就快转晕了,摔跟头了!”
  气哼哼地掏出三块钱来,贾行家赶紧叫小徒弟窝囊肺:
  “去!赶紧到菜市上买一只白鸡来,听明白喽,要白鸡!有杂毛的可不行。”
这孩子拿着三块钱就走了,东家满不懂气得直翻白眼儿。买药的人还直催:
  “掌柜的,您倒快点拿呀!”
  “您候一候,今天我们柜上新开张,货不全,到堆房给您取去了,您坐这儿先歇会吧。”
  说着话贾行家给那位倒了碗茶,递过一根“炮台”烟卷儿来,那位有心走,一想这么好的茶,这么好的烟卷儿,得了!等会儿就等会儿吧,等工夫大啦,他还得给我倒茶点烟。
  满不懂气得直往后叫贾行家:
  “掌柜的!掌柜的!”
  贾行家赶紧过去了:
  “什么事啊?东家。”
  “您让小徒弟买小鸡子干吗”
  “您没听见人家说买白鸡吗?”
  “买多少钱的?”
  “仨子儿的。”
  “仨子儿的,咱们拿三块钱进货?这样咱们得赔多少钱哪?”
  贾行家一掉脸儿:
  “不告诉您了吗,买卖是先赔后赚哪!”
  满不懂说:“话是不错呀,刚才人家买了俩子儿的银朱,您找我要两块钱进货,现在人家买仨子儿白芨,您找我要三块钱进货,进一个子儿出一块钱。回头再来两位抓药的,一服药一百四十子儿,俩人抓药,您让我掏二百八十块钱,我受得了吗?”
  贾行家也火了:
  “大哥!您要这么不信任我,老是三心二意的,干脆您找别人干吧!”
  转脸儿就要走,满不懂赶紧给拦住了:
  “兄弟,别着急呀!我是说咱们该赔的还得赔,不过咱们顾着点儿本钱就是了。”
  正说着话儿,窝囊肺回来啦:
  “掌柜的,买来了,三斤四两,整三块钱。”
  贾行家接过这只鸡一瞧,倒是一只白鸡,可是脖子上有两根黑翎儿,贾行家给小徒弟一个嘴巴:
  “学徒你一点儿都不用心哪!嗯?让你买一只白鸡,这两根黑翎儿是怎么回事儿?”
  “您别着急,市上没有哇。”
  “象话吗?人家买白鸡给带黑翎的,嚷嚷出去说咱们这柜上货不真,往后咱们这买卖还干不干啦?”
  这都是哪儿的事啊!
  贾行家抱着白鸡一转脸儿,本儿,本儿!把两根黑翎给拽下来了,赶紧递给那位买药的:
  “给您”
  那位不敢接呀,仨子儿弄这么个大白鸡。
  “掌柜的,您拿错了吧?我要白芨!”
  “是白鸡呀!您没瞧见吗?有两根黑翎都给拽下去了。没错儿,您快拿走吧!”
  一个劲儿往这位手里头送。这位一想:拿走拿走吧!仨子儿来只大白鸡,药也甭买了,干脆我回家炖鸡吃去吧!这位刚走,又进来一位:
  “掌柜的,您给我来五个子儿的附子。”
  人家买“附子、肉桂、甘姜”那个附子,这都是热药,贾行家哪儿懂呀,一听人家买附子,接过五个子儿站在那儿直发愣。那位说:
  “掌柜的,您倒是给我拿呀!”
  贾行家没办法啦,回过头来就跟满大爷说:
  “大哥,跟您商量点事儿。当然是您拿的钱开的买卖了,您是东家,我是掌柜的,有什么为难的事儿,我得跑到头里才行。人家这位来买‘父子’,我有俩儿子,当然应该先尽着我的卖,不过您知道,您弟妹带着俩儿子回山东住娘家去了,人家又等着抓药这么急,没别的,那就先把你们爷儿俩卖了得了!您快领孩子去吧!卖了!”
  满不懂一听:
  “怎么着?我这买卖干得倒不错,连人一块儿都卖了!”
  贾行家说:“没办法,谁让人家抓这付药哪!”
  满不懂心说:我真倒霉,我哪儿知道哇,闹了半天敢情我们爷儿俩全是药材呀!没法子,垂头丧气就往后头走。到了后院儿进了北屋,一看大奶奶正在炕上做活,六岁的小儿子正在地下玩着哪。满大爷过来一拍这孩子肩膀就哭了:
  (哭腔)“小子,爸爸对不起你,我把你给卖了!”
  领着孩子就往外走,大奶奶一听就急了:
  “什么事你把孩子就卖啦?”
  “那有什么办法,谁让他是药材哪!”
  太奶奶说:
  “你个倒霉老鬼,今儿想干买卖,明儿想干买卖,干别的也好哇,干吗偏开药铺,把我孩子都给卖了,今儿我非跟你拚了不可!”
  说着话哭哭啼啼地下地就追,满大爷回过头来带着哭音说:
  “别吵了,孩子卖了。再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吧,连我一块儿全卖了!”
  “啊?”
  到了前边。孩子也哭,满大爷也哭。贾行家一瞧:
  “别哭了,赶紧跟人家走吧!”
  就冲着这位买药的说:
  “那什么,您把这俩都领走吧!”
  那位敢领吗?
  “掌柜的,我要附子。”
  “是父子,没错儿。这是亲父子,领走吧!您到外头打听去,如果这孩子是干的,是抱的,您拿回来管换。”
  这位一听,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正在这个时候,外头又进来一位买药的,买砂仁儿;砂仁儿、豆寇都是开胃的,那位是天津人,管砂仁儿叫“仨人儿”。
   (学天津话)“掌柜的,来一毛钱‘仨人儿’。”
  贾行家一听:
  “哎呀!仨人儿可没有啦。我们已经全卖了,就剩下我跟小徒弟俩人啦!看起来这买卖要干不成啦。”
  正在这时候满大奶奶从后头追出来了,指着贾行家说:
  “这都是你做的好事儿,让我们做这样的买卖,把他们爷儿俩都卖了,我跟你没完!”
  贾行家一瞧:“哎!您买仨人儿,现在够了。甭闹啦,连你也卖啦。得了,咱们全跟人家走吧!”
  孩子也哭,大奶奶也哭,满大爷直跺脚。抓药的二位也愣住了。铺子里一吵一闹,外头皮匠老陈进来了:
  “啊,掌柜的,怎么了?新张之喜,怎么大吵大闹哇?有什么话待会儿再说,这样一来不让街坊、邻居笑话吗?”
  这时候满不懂才把牢骚发出来:
  “告诉您陈师傅,我算倒了霉了,花了两千多块钱,干了这么个买卖,请了这么一位好掌柜的。一开门儿,来了一位买俩子儿的银朱,他让我花两块钱到首饰楼给人家打了俩大银珠子;又来了一位买仨子儿的白芨,他让小徒弟花三块钱买一只白鸡来。赔俩钱儿倒没什么关系呀,这不是嘛,这位来买附子,他把我们爷儿俩给卖了。这还不算,这位来买‘仨人儿’,连他带这小徒弟和我老婆又全卖了!您说我们这买卖还怎么干哪?我们全得跟人家走,干脆我这买卖归您得了!”
  皮匠一听,抹头往外就跑。满大爷说:
  “陈师傅,你跑什么呀?”
  皮匠说:“我还不跑哇?回头来个买陈皮的,把我也卖啦!”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