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新然的博客

瞬息百年 唯留此声

 
 
 

日志

 
 

跑海  

2006-12-16 15:52:45|  分类: 相声文本(单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我说的这段笑话是京剧界的一件实事。民国初年,在通州有位唱老旦的,姓什么呢?姓贾!贾老旦。他有一出拿手戏《滑油山》。嗬,这出戏他不但唱得好,做工也好,红遍了附近各县哪。
              贾老旦有个儿子,小名叫六儿,都管他叫贾六!这贾六是看什么都容易,干什么全不行。不学无术,还自以为是,整天游手好闲,到处胡吹乱滂!大伙儿细这么一琢磨,贾六(假溜)这名儿还真起对了!
              有一年,贾老旦病了,一病就是仨多月,家里当卖一空啊,急得贾老旦整天的唉声叹气。
              这天贾六从外边逛荡回来了,进门就说:
              “前村儿来唱戏的了,我去搭个班吧?也能挣俩钱儿啊。”
              贾老旦一听:“什么?就你这猴戴胡子——一出没有,还想搭班唱戏哪?你把什么事儿都看得太简单啦。得了,得了,你别出去给我现啦,老实在家忍着吧。”
              贾六还不服气:“那怎么办哪?在家干饿着呀!”
              贾老旦一想:哎,来戏班了,行了,有办法啦。就对贾六说:“这么办吧,你去‘路海’吧!”
              什么叫“跑海”呢?旧社会里艺人在没辙的时候,可以找同行去告帮,“跑海”。
              这路海还有规矩,贾老旦就说了:
              “你呀,从下场门儿进后台,见人道辛苦,然后给祖师爷磕头……”
              那时候,戏班后台都供着唐明皇。常言说,“拜过唐明星,就算这一行”嘛!
              “……给祖师爷磕完头你就数衣箱,大皮箱、二衣箱。咱家是唱老旦的,你就坐在二衣箱上,自然就会有人来问你,要是问你:‘搭班啊?’可千万别答应!你回答俩字儿‘跑海’就行啦。”
              第二天贾六就去了。到那儿一看,是野台子戏。大部分人都站着看,就合前有几排座位,全是些达官贵人。
              贾六直接奔后台了,由下场门儿进去,见人就道辛苦。“您辛苦!您辛苦!您辛苦! 噢,祖师爷……”
              跪地下,梆梆梆就磕仨响头!然后站起来数衣箱:“大衣箱、二衣箱,往这儿一坐就行了。”
              也不知道什么就行了。
              贾六这么一来呀,惊动了后台管事的,怎么?俗话说:“进门儿道辛苦,必定是江湖。”赶紧就过来了:
              “您贵姓啊?”
              “免贵姓贾。”
              “姓贾,有位贾老旦您认识吗?”
              贾六一乐:“那不是外人,那是咱爸爸!”“嗐!那是你爸爸!”
              “对,那是我爸爸。”
              管事的一听他是贾老旦的儿子,高兴了。怎么?这班里正缺唱老旦的哪,就问:
              “您搭班吗?”
              贾六把头一摇:“不,我--跑海!”
              管事的一想:贾老旦打发儿子来跑海,必然有困难了。没别的说的,大伙给凑凑吧。那会儿花银元,你三角,我一块,一凑凑了八十多块。
              贾六把钱一揣,高高兴兴地回家了。进门儿就喊:“爸爸!您看,这都是我挣来的!”
              “啊?你挣来的?行了,我看看吧。”
              一数这钱,八十多块。自己一琢磨,有这八十多块病是治好了,可还得恢复一段时间哪,嗯,还得八十多块。自言自语地就说了:
              “唉,再有这么些钱就好了。”贾六旁边儿搭碴儿啦:
              “那还不容易,明天我再跑趟海呀!”
              “啊?还跑哪!你非憋着把这‘海’跑干了是怎么着?得了,得了,别去了啊。”
              贾老旦是不让他再去了,谁知道第二天,贾六一声没言语,哎,他又去了!
              从下场门儿进后台,见人就作揖:“您辛苦!您辛苦!噢,祖师父”梆梆梆,又磕仨!
              “大衣箱,二衣箱,往这儿一坐就行了。”他又坐那儿了。
              大伙一看,都伸大拇哥(挑拇指状):
              “ 哎,要说贾老板,可真懂礼节这不,昨天刚把钱拿走,今天就打发儿子道谢来啦。”
              他们哪儿知道又跑海来啦!
              管事的赶紧过来了:
              “哎呀,贾老板太多礼啦,那点钱不算什么呀,干吗又打发您道谢来呀?贾老板身体怎么样啊?”
              贾六把手一伸:“什么怎么样啊?我——跑海!”
              “又跑海,我说咱们别开玩笑行不行?”
              正这儿说着哪前台找管事的来了。什么事啊?本县的县长陪他妈看戏来了。老太太还点了一出戏,哪出啊?《滑油山》
             “嗬!这不是要命嘛,咱们班里没老旦,这戏谁唱啊?”
              在那年月,艺人作大难哪,这县长他妈点的戏,要是不唱,她能把戏台给封了。
              大伙儿正着急哪,管事的忽然乐了:
              “哎,行了,这戏呀要搁在昨天没法唱,今天就有办法了。你们看——二衣箱上坐着那位谁呀?就是大名鼎鼎贾老旦的儿子!昨天刚把钱拿走,今天准得给咱们帮忙,再说《滑油山》是他爸爸的拿手戏,他能不会吗?”
              哎,他可真不会呢!
              “你们快去刷报子,把老旦的行头预备出来,我去说。
              工夫不大,前台就把戏报贴出来了,斗大的字啊“特纳贾老旦之子——少老板,清客串演《滑油出》!”嗬当时台下就轰了。管事的一看戏很贴好了,就找贾六来了。
              “哈哈,少老板,今天得麻烦您点儿事儿,帮忙票一出,啊,您们老爷子的拿手戏《滑油山》,怎么样?”
              贾大一听一哆嗦啊,心说:我也得会呀!像你就实话实说吧,不,他还跟人家吹嘘,要不怎么他叫贾六哪!
              “啊……那什么……今天我还有点儿事儿,等哪天有工夫,我给你们说说。”
              啊?他还给人家说说哪!管事的着急了:
              “哎,我说少老板,是这么回事,刚才县长的老太太点了一出《滑油出》。我们这儿没老旦,这戏唱不了啊,非您不可。没别的说的,今天不管您有多大的事儿,这戏您也得帮忙唱了。救场如救火嘛!待会儿见了赏钱全归您,怎么样?”
              “他……这……老没唱了……有点儿反生……”“唉,您就别客气啦,来,给他份上!”
              不容分说,过来几个人,七手八脚愣给他扮上啦。
              勒网子,系甩发,穿衣服,扎裙子,然后把锁链儿往脖子上一挂,全扮好了,您再瞧这贾六,他木在那儿啦!(学痴呆状)
              怎么?这勒网子,系甩发,得有功夫才行,贾六没练过功啊,网子一勒,他觉着天族地转,头晕眼花呀!
              家伙点儿一响,开戏了。这《滑油山》哪,又叫《五鬼捉刘氏》,是宣扬封建迷信的一出戏,解放后已经禁演了。内容是说:有个老太太——刘氏,在阳间不行善,到了阴曹地府,上刀山、下油锅……嗬,受大罪了。
              五鬼捉刘氏啊,是一个大鬼,四个小鬼儿,来捉刘氏。贾六哪,扮演的就是这个刘氏。按规矩大鬼先上,报家门:
              “我乃六殿阎君麾下大鬼是也,今有刘氏青提,作恶多端,阎君大怒,将她打在滑油山前受罪。众鬼卒走上啊!”
              这时候,刘氏有句闷帘导板,词儿是:“黑暗暗雾沉沉,天地无光……”,  贾六根本不会呀,这怎么办呢?他想了个主意,是干张嘴不出声,胡琴一裹合,你也闹不清他唱了没唱。
              您瞧他这主意!
              县长他妈呀,坐在一排正当间儿,恨不能把耳朵都支楞起来,也没听见,那哪儿能听见哪!
              老太太实在绷不住了,就问:
              (学老太太口吻)“小子!他唱的我怎么听不见啊?”
              县长还解释哪:“妈,你听不见就算对了,书情戏理嘛,您想,到阴曹地府去受罪,能不把嗓子吓回去呀?人家这样唱,合情理呀,不愧是贾老旦的儿子,好!”
              嘿,还给叫好哪!
              唱完这句该出场了,贾六没动窝儿,怎么?他不敢出去呀!大鬼在台上纳闷儿啦,嗯?怎么不出来呀?唉,跟我的戏路子不一样……嗬!你不出来,我怎么办哪?嗯,我让你出来,一抖锁链儿:
              (高声道白)“拉着走!”
              蹭!他把贾六给拽出来啦!
              贾六一到前台,往底下一看,嚄!黑压压一片哪,可吓坏了。俩手抓着锁链儿,浑身哆嗦,这回嘴里可出声了:
              (学浑身哆嗦状)“哟哟哟哟……哟哟哟哟……”
              这下儿不要紧,台底下叫上好儿了。
              “好哇!贾老旦的儿子,少老板哪!真卖力气呀!”愣说他卖力气!
              县长他妈也站起来啦。
              “嗯,太好了,他多会做戏呀,你看他那哆噱,就跟真的一样!”
              可不就是真的嘛!
              “来呀!赏他大洋十块!”哎,这就十块!
              大鬼在旁边儿琢磨上了:嗯,人家就是有绝活,你瞧,这一哆嗦就来十块!外行管这叫哆嗦,内行明白,这叫“抖动”啊,这功夫都纯啦,连我在台上离得这么近,全看不出假来!
    本来就不假嘛!
              下边该唱啦:“老身今年五十整才知道四十九件事荒唐……”贾人啊,接碴儿还哆噱。(学哆嗦状)“哟哟哟哟……哟哟哟哟……”
              大鬼一看:哎?怎么还哆嗦呀?刚才已经赏钱十块了,见好儿就收吧。得了,我提醒一句,让他张嘴唱吧:
              “刘氏,你与我上刀山!
              贾六说了一句话,差点没把大鬼吓叭下:
              “上刀山哪,我——跑海!”
               还跑海哪?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