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新然的博客

瞬息百年 唯留此声

 
 
 

日志

 
 

绕口令  

2006-12-16 15:25:58|  分类: 相声文本(单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八愁绕口令 
 
闲暇云游四大部洲,人的心好比是长江水似流,君子人相交是淡淡如水,小人交友蜜里调油,淡淡如水长来往,蜜里调油不到头,交朋友总学桃园三结义,莫学那孙膑庞涓结下冤仇,唱的是,天也愁地也愁,山也愁这个水也是愁,君也愁臣也愁,爹也愁这个娘也是愁,老的也是愁,少的也是愁,恶也愁善也愁,穷也愁这个富也愁,鸭子也愁鹅也愁,这个牛愁马愁一十八也愁,天愁不下那甘露雨,地愁五谷不丰收,山愁本是条了谷子坎,这个水愁本是流不到头,君愁愁的刀兵动,臣愁愁的把官丢,老愁愁的本是没有人管,少愁愁的本是白了他的头,恶愁愁的本是恶贯满,善愁愁的本是修不到头,穷愁愁的本是没有钱使,富愁愁的贼人把他偷,鸭子愁的扁了他的嘴,这个鹅也愁愁来愁去脑瓜门愁出一个奔了头,马愁备鞍行千里,这个牛愁愁的冷风嗖,嗖来嗖去把牛嗖老,送到汤锅里面宰老牛,牛皮蒙鼓千钉钉,送在城里头钟鼓楼,牛肉推在长街上卖,肝肚肠子作个饶头,牛骨头就把麻将牌来做,零零碎碎把色子扣,二对着五这个三了对着四,幺了对着六这个幺不幺六不六,咒骂色子邪骨头,说我诹我就诹,听我没事我捋捋舌头。

  数九寒天冷风嗖,转年春打六九头,正月十五是龙灯会,有一对狮子滚绣球,三月三王母娘娘蟠桃会,大闹天宫孙猴儿又把那个仙桃偷,五月端午是端阳日,白蛇许仙不到头,七月初七传说本是一个天河配,牛郎织女泪交流,八月十五云遮月,月里的嫦娥犯忧愁,要说愁,净说愁,唱上一段绕口令儿名字就叫十八愁,狼也愁,虎是愁,象也愁,鹿也愁,骡子也愁马也愁,猪也愁,狗是愁,牛也愁,羊也愁,鸭子也愁鹅也愁,蛤蟆愁,螃蟹愁,蛤蜊愁,乌龟愁,鱼愁虾愁不一样,您听我个个说根由,虎愁不敢把这高山下,狼愁野心耍滑头,象愁脸憨皮又厚,鹿愁长了一对七叉八叉大犄角,马愁鞴鞍行千里,骡子愁它是一世休,羊愁从小它把胡子长,牛愁愁的犯牛轴(鞭子抽),狗愁改不了那净吃屎,猪愁离不开那臭水沟,鸭子愁扁了它的嘴,鹅愁脑瓜门儿上长了一个奔了头,蛤蟆愁长了一身脓疱疥,螃蟹愁的净横搂,蛤蜊愁闭关自守,乌龟愁的胆小尽缩头,鱼愁离水不能游,虾愁空枪乱扎没准头。

  说我诌我不诌,闲来没事我溜溜舌头,这个绕口令儿最难唱,咱们唱的是前门楼子九丈九,四门三桥五牌楼,出了便门往东走,离城四十到通州,通州倒有个六十六条胡同口,在里边住着一位六十六岁的刘老六,六十六岁刘老头,六十六岁六老刘,老哥仨盖了那六十六座好高楼,楼上有六十六篓桂花油,篓上蒙着六十六匹鹅缎绸,绸上绣着六十六个狮子滚绣球,在楼外头栽了那六十六根儿柏木轴,轴上拴着六十六头大青牛,在牛上边着六十六个大马猴,刘老六,六老刘,刘老头,这么老哥仨倒坐在门口啃骨头,南边来了一条狗好眼熟,好像那大大妈家大大妈的眉子大大眼睛大大鼻子大大耳朵大大口大大鳌头狮子狗,北边又来一条狗好眼熟,好像那二大妈家二大大眉子二大眼睛二大鼻子二大耳朵二大口二大鳌头狮子狗,这两条狗抢骨头,顺南头跑到北头,碰倒了六十六座好高楼,碰洒了六十六篓桂花油,油了六十六匹鹅缎绸,脏了六十六个狮子滚绣球,在楼外头打倒了六十六根儿柏木轴,打惊了六十六头大青牛,打跑了六十六个大马猴,刘老六,六老刘,刘老头,这么老哥仨打死了狗,又盖起来六十六座好高楼,收起来六十六篓桂花油,洗干净六十六匹鹅缎绸,洗净了六十六个狮子滚绣球,在楼外头栽起来六十六根儿柏木轴,牵回来六十六头大青牛,逮回来六十六个大马猴,刘老六,六老刘,刘老头,这么老哥仨又看见南边来个气不休,手里拿着土坯头去打着狗的头,也不知气不休的土坯头打了狗的头,还是狗的头碰坏气不休的土坯头,打北边来了个秃妞妞,手里拿着个油篓口去套狗的头,也不知秃妞妞的油篓口套了狗的头,还是狗的头钻了秃妞妞的油篓口,狗啃油篓篓油漏,狗不啃油篓篓不漏油。
 什么上山吱扭扭,什么下山乱点头,什么有头无有尾,什么有尾无有头,什么有腿家中坐,什么没腿游卞州,赵州桥什么人修,玉石栏杆什么人留,什么人骑驴桥上走,什么人推车轧道沟,什么人扛刀桥上站,什么人勒马看春秋,什么人拉着什么人是哈哈笑,什么人拉着什么人是泪交流,什么人白,什么人黑,什么人胡子一大堆,什么圆圆在天边,什么圆圆在眼前,什么圆圆长街卖,什么圆圆道两边,什么开花节节高,什么开花毛着腰,什么开花无人见,什么开花一嘴毛,什么鸟穿青又穿白,什么鸟穿出皂靴来,什么鸟身披十样锦,什么鸟身披麻布口袋?双扇门,单扇开,我自己破闷儿自己猜。车子上山吱扭扭,瘸子下山乱点头,蛤蟆有头无有尾,蝎子有尾无有头,有腿儿的板登家中坐,没腿儿的粮船游卞州,赵州桥,鲁班修,玉石栏杆圣人留,张果老骑驴桥上走,柴王爷推车轧了一道沟,周仓扛刀桥上站,关公勒马看春秋,小刘海拉着孟姜女是哈哈笑,孟姜女拉着小刘海是泪交流,罗成白,敬德黑,张飞的胡子一大堆,月亮圆圆在天边,眼镜圆圆在眼前,烧饼圆圆长街卖,车轱辘圆圆道两边,芝麻开花节节高,米树开花毛着腰,藤子开花无人见,玉米开花一嘴毛,喜鹊穿青又穿白,乌鸦穿出皂靴来,野鸡身披十样锦,鹗丽儿身披麻布口袋。

  一道黑,两道黑,三四五六七道黑,道黑十道黑,我买个烟袋乌木杆儿,抓住两头一道黑,二姑娘描眉去打鬓,照着个镜子两道黑,粉皮墙写川字儿,横瞧竖瞧三道黑,象牙的桌子乌木的腿儿,放在炕上四道黑,买个小鸡不下蛋,圈在笼里捂到黑,挺好的骡子不吃草,拉到街上遛到黑,买个小驴不驮磨,配上鞍韂骑到黑,姐俩南洼去割麦,丢了镰刀拔到黑,月窠儿的孩子得了疯病,点起个艾条灸到黑,卖瓜子的打瞌睡,呼啦啦拉撒了那么一大堆,他的笤帚簸箕不凑手,这么一个一个拾到黑。

  顺南边来了个喇嘛,手里提了五斤塌目,顺北边来了个哑巴,腰里别着个喇叭,提了塌目的喇嘛要拿五斤塌目去换北边哑巴腰里别着的喇叭,别着的喇叭的哑巴不愿意拿喇叭去换提了塌目喇嘛他的塌目,提了塌目的喇嘛就急了,拿起了五斤塌目打了别着的喇叭哑巴一塌目,别着的喇叭的哑巴也急了,顺腰里摘下喇叭,打了提了塌目喇嘛一喇叭,也不知道喇嘛的塌目打了别着的喇叭的哑巴一塌目,还是别着的喇叭的哑巴打了提了塌目的喇嘛一喇叭,喇嘛回家炖塌目,哑巴回家吹喇叭。

  这个绕口令儿最难唱,咱们唱的是山前有四十四个小狮子,山后边有四十四棵紫色柿子树,山前四十四个小狮子吃了山后边四十四棵紫色柿子树的涩柿子,山前四十四个小狮子让山后边四十四棵紫色柿子树的涩柿子给涩死了。

  山前住着个崔粗腿,山后边住着个崔腿粗,俩人山前来比腿,也不知崔粗腿比崔腿粗的腿粗,还是崔腿粗比崔粗腿的粗腿。山前住着个严圆眼,山后边住着个严眼圆,俩人山前来比眼,也不知严圆眼比严眼圆的眼圆,还是严眼圆比严圆眼的圆眼。

  说你会炖我的炖冻豆腐,来炖我的炖冻豆腐,不会炖我的炖冻豆腐,别胡炖乱炖假充会炖看炖坏了我的炖冻豆腐。

  我家有个肥净白净八斤鸡,飞到张家后院里,张家后院有个肥净白净八斤狗,咬了我的肥净白净八斤鸡,卖了他的肥净白净八斤狗,赔了我的肥净白净八斤鸡。

  出南门,面正南,有一个面铺面冲南,面铺门口挂着一个蓝布棉门帘,摘了蓝布棉门帘,看了看面铺面冲南,挂上蓝布棉门帘,瞧了瞧面铺还是面冲南。

  说扁担长,板凳宽,板凳没有扁担长,扁担没有板凳宽,扁担要绑在板凳上,板凳不让扁担绑在板凳上,扁担偏要扁担绑在板凳上。

  正月里,正月正,姐妹二人去逛灯,大姑娘名叫粉红女,二姑娘名叫女粉红,粉红女身穿一件粉红袄,女粉红身穿一件袄粉红,粉红女怀抱一瓶粉红酒,女粉红怀抱一瓶酒粉红,姐俩找了个无人处,推杯换盏饮刘伶,女粉红喝了粉红女的粉红酒,粉红女喝了女粉红的酒粉红,粉红女喝了一个酩酊醉,女粉红喝了一个醉酩酊,女粉红揪着粉红女就打,粉红女揪着女粉红就拧,女粉红撕了粉红女的粉红袄,粉红女就撕了女粉红的袄粉红,姐妹打罢落下手,自己买线自己缝,粉红女买了一条粉红线,女粉红买了一条线粉红,粉红女是反缝缝缝粉红袄,女粉红是缝反缝缝袄粉红。


  南边来个瘸子,担了一挑子茄子,手里拿着个碟子,地下钉着木头橛子,没留神那橛子绊倒了瘸子,撒了瘸子茄子,砸了瘸子碟子,瘸子爬起来要捡茄子,北边来个醉老爷子,腰里掖着烟袋别子,过来要买瘸子茄子,瘸子不乐意卖给醉老爷子茄子,老爷子一生气抢了瘸子茄子,瘸子拔起橛子,追老爷子,快给瘸子茄子,不给瘸子茄子,招呼手里橛子,毛腰捡茄子拾碟子,老爷子一生气,不给瘸子茄子,拿起烟袋别子,就打瘸子,瘸子拿起橛子砍老爷子,也不知老爷子的烟袋别子打了瘸子茄子,也不知瘸子橛子打了老爷子烟袋别子。

  闲来没事出城西,树木朗林数不齐,一二三四五六七,七六五四三二一,六城四,三二一,五四三二一,四三二一三二一,二一一,一个一,数了半天一棵树,一棵树长了七个枝,七个枝结了七样果,结的是槟子、橙子、桔子、柿子、李子、栗子、梨,槟子橙子桔子柿子李子栗子梨!


 黑大嫂

  说有位大嫂特别的黑,她生了个孩子赛烟煤,有一次黑大嫂她抱着孩子去玩耍,没留神孩子进了煤堆,这一进煤堆坏了事了,分不出哪是孩子哪是煤了,旁边有个老头出了个好主意,他抬手就把那拐杖挥,哎大嫂啊,你拿棍捅啊,那软的是孩子硬的就是煤。

油灯碗

  竹板打,点对点儿,您听我唱段小快板儿,我们家墙上有个窟窿眼儿,里边放着个油灯碗儿,我奶奶灯底下纳鞋底儿,手指头扎了多少眼儿,我妈在灯下做鞋帮儿,愣拿后跟当前脸儿,我在灯底下常看书,到现在落了个近视眼儿,自从公社安上水电站,电灯泡安在我们上门槛儿,这屋里照得亮堂堂,晚上干活不费眼儿,我爸爸越谈越高兴,说咱们家的油灯碗儿,是准备传流二百载儿,咱得纪念这个油灯碗儿,我给编段小快板儿,这个节目就这么点儿。

乱用名词

  说有位胖大嫂子她姓徐,好吃懒做不学习,各方面的知识她都很差,乱用名词她属第一。说这一天她丈夫回家来吃饭,胖大嫂端过来饭菜笑嘻嘻,呦,凯旋归来下班啦,美餐我已经准备齐,为了缓和局势搞团结,有个庄严声明告诉你,只因咱家物质条件差,再加上我的技术水平低,我给你炖了那么一条苜蓿肉,又炒了一盘红烧鱼,事先也没跟你谈判好,是我主观决定的,我深表遗憾很抱歉,就算我犯了一次冒险主义吧。她丈夫夹了一口鱼,这鱼做的又腥又臭还有泥,我说你乱用名词我不恼,你不该让我吃臭鱼啊。胖大嫂一听很生气,呦,你可要全局观点看问题,这条鱼是我只争朝夕做成的,也许那局部有点臭,那怪我和平思想太麻痹,我有罪过我检讨,希望你鼓足干劲力争上游赴汤蹈火吃下去!

吹牛皮

  那一年我到了郊区,瞧见了一个蛐蛐跟蝈蝈他俩跟哪儿吹牛皮,蝈蝈说我在南山一口吃了一只斑斓虎,蛐蛐说我在北山两口吃了三头骆驼两头驴,蝈蝈说我卷卷须子拔倒了万年的大松树,蛐蛐说我这一伸腿踹倒了高山变了平地了,蝈蝈说那飞禽走兽数我管,蛐蛐说也不论天上飞的地下跑的河里凫的草棵里蹦的我都给他们立规矩,正是这两个家伙在这儿说大话,猛听的在那正东方这个咕咕咕咕咯咯咯咯咕噜噜噜飞来了一只芦花大公鸡,您说这个公鸡有多愣,嘡的一口先把那蝈蝈吞在那肚子里了,小蛐蛐一见有了气,开言有语骂公鸡,我说公鸡呀,你不该在那南山吃了我的亲娘舅,北山吃了我的姑姑姨,四两的棉花你访一访,蛐爷也不是好惹的!今天你碰在了我的手,咱俩得分个上下与高低,小蛐蛐越说越恼越有气,蹬蹬腿,磨磨牙,捋捋须,往前一蹦,也喂了鸡了。

口头语

  说有一个学生叫王小齐,今年不大才十一,他说话爱带口头语,每句话最少带一个他妈的。有一次课堂上老师提问他数学,他回答我他妈的就是不会这道题。老师提问他英语,他就说我他妈的对这门功课没他妈的啥兴趣。星期天老师家访到他家,一进门就听见小齐喊我他妈的枪毙你!原来是小齐跟他爸爸打扑克,桌上边摆的零钱足有八毛七,老师把小齐的表现讲了一遍,他爸爸一听怒火起,抡巴掌就打王小齐。你他妈的为什么不他妈的好好来学习,真他妈的不给我他妈的来争气,我他妈的揍死你,看你他妈的还调皮不调皮!这个王小齐瞪着个眼睛不服气,撇这个小嘴哭啼啼,你他妈的先别把我打,别他妈的当着我们老师面前耍赖皮,上一把你他妈输了我一毛五,这一把你他妈输了我两毛七,你他妈的不给我,我他妈叫我妈妈揍你他妈的老赖皮!他的老师一听明白了,王小齐关键的问题在家里。

句句黑

  太阳就爬过了东山头,小两口上场就把黑豆收,一场黑豆没收了,黑妈妈坐月子养活黑妞,黑妞妞长到二十五六,还没见这个黑小子来把亲求,只愁的黑爹吃不下去半碗黑米饭,只愁的黑妈吃不下去半拉黑面大窝头,黑妞妞上前来解劝,黑爹黑妈不用黑愁,我到这个黑洼挑黑菜,一到天黑就转回头,左手拿起了黑料斗,右手就拿起黑把镰刀头,走过了三里黑沙地,越过了五里黑沙沟,黑妞妞黑洼挑黑菜,见了一个黑小子放黑牛,左手拿着那是黑烟杆,右手拿着那是黑笼头,黑小子黑妞黑洼见,黑面黑小子黑妞就把黑眼丢,这个老包过来做媒证,有那张飞说媒在里头,这个李逵说媒停当了,下来的礼物是黑包头,三言两语没说妥,可是来了一个黑道日子取黑妞,雇了八个煤铺的掌柜的抬黑轿,还有这八个黑吹手,这个娶亲的太太本是猪八戒,这个送亲的本是一个黑马猴,走黑街过黑巷,抬到了婆婆家的黑门楼,婆婆出来可赛过墨染,女婿出来黑不溜秋,小姑子出来是黑麻子,小叔子出来赛过车轴,黑妞妞下了黑老婆轿,有一条黑煤口袋来回丢,黑妞妞进了黑当院,不住的黑眼来回丢,有个黑宫黑称黑香斗,里边盛的是黑豆,黑妞妞上前拜两拜,黑小子跪在地下咕叽咕叽的嗑黑头,拜罢了天地回房转,进了那黑屋子黑妞妞,黑妞妞不住的房上看,黑梁黑柱黑木头,黑妞妞不住的炕上看,黑席黑被窝黑枕头,黑妞妞不住的窗台看,黑灯点的是黑油,过了这个三年并五载,养活一个儿子叫黑泥鳅

文本]大实话 
 


太阳出来照西墙
西墙底下没荫凉
没有云彩不下雨
下起雨来没太阳
夏天热,冬天凉
冬暖夏凉住北房
天要是越热越出汗
越冷越爱上茅房
太阳落了是晚上
鸡叫五更天准亮,别拿月亮当太阳
晴天不用打雨伞
是一间房子就有墙
天棚上没有砖和瓦
马路当间不能够盖楼房
油灯没有电灯亮
手电筒当不了机关枪
痰盂不能当饭碗
马桶不能当水缸
手巾当不了毛巾被
棺材也不能当凉床
小褂短,大褂长
多好的套裤没有裤裆
爹的爹叫爷爷
奶奶本是你爹的娘
生了个儿子做父母
没出门子是姑娘
丈夫死了叫寡妇
改嫁可比守着强
一男一女成婚配
我没见过两个男的入洞房
兄弟没有哥哥大
他爸爸的爱人是他娘
我说此话你不信
你帽子戴在脑袋上 
 
文本]装瘸 

 


说了个小伙真个别,
他一上公共汽车就装瘸。
他那两条腿呀,
本来长短都一样,
可是一上车呀,
左腿就突然短一截。
一上车就变成这模样了(装瘸腿)
啊!两条腿没毛病他装瘸干什么呀?
哎!一上车一装瘸准有人让座,
你说这个办法绝不绝。
这一天,小伙子又把那个汽车上,
哎,在后边惊动了一位老大爷,
“哎!小伙子,这边坐!”
这个小伙子,把身子一歪落了座
装文明,他回头还谢谢老大爷,
“哎,谢……”谢谢俩字没出口,
呵,这个老头,文明棍‘啊,呗’照着他的头上楔
这个小伙子,抱着个脑袋下车就跑,
两条腿顾不得再装瘸了。
你要问这是怎么回事啊,
让座的个老头是他爹!

 

 

文本]酒迷 
 

 
 

说有一个酒迷爱喝酒,
他是天天酒瓶不离手,
还专门爱喝高粱酒,
是一喝醉了就现丑,
有一次一个人喝多了犯胡涂,
在那洗手间里睡了一宿,
他老婆天天把他劝:
“哎呀!我说你能不能别喝酒啦!”
这个酒迷说了:“倒不是我呀非得要喝酒,
就因为你经常提起这个酒字儿,
勾起我立刻想喝酒,
你要是不提这个酒字儿,
我就永远不喝酒。
是喝酒的酒、
九月的九、
一二三四五六七。
鸠韭酒旧就揪酒。
你说话沾点儿九字的边儿我就要喝酒。”
她老婆说:“好吧!今后我永远不提这样的字儿!
你就甭想喝一口啦!”
眼看着一天一天过了一周,
他老婆说话一个酒字也没有。
可把这个酒迷馋坏了,
去到大街找酒友,
碰见了张九和李九,
问酒谜:“哎!这两天怎么没见酒迷大哥去喝酒哇?”
这个酒迷说:“唉!别提了,
我跟我老婆打了赌,
她不说酒字儿我不喝酒。
我跟她说了有那么千句话,
她一个酒字儿也没说出口。
二位贤弟把我救,
快让我把那美酒喝到口。”
张九李九齐夸口:
“哎!酒迷大哥莫发愁,
您如此如此这么办,
管保你美酒喝到口。”
酒迷一听喜心头,
转身就往家里走。
进门就对他老婆讲:
“哎!我到我舅舅家里去拿酒,
回头要是有人来找我,
你听清了姓名再让走,
是拿着东西,是空着手,
你都依依记心头,
等回来你可得告诉我,
不准撒谎瞎胡诌。”
他老婆说:“好吧!”
酒迷说罢转身走。
不一会儿来了酒迷的朋友叫张九, 
怀里头抱着个大酒篓!
说:“我跟酒迷大哥是朋友,
请他九月九,
到我家里去喝酒。”
张九说罢了转身走,
又来了酒迷的朋友叫李九,
手里边提拉着一捆儿宽叶的韭菜马莲韭。
说:“我跟酒迷大哥也是朋友,
也请他九月九,
到我家里喝韭菜馅儿的饺子酒儿。”
李九说罢了转身走。
酒迷他拿着一瓶酒,
从外边走进了屋里头。
进门就把他老婆问:
“哎!是不是有人来找我?
他姓字名谁什么朋友?
手里头拿着什么东西?
你赶快对我说出口。”
他老婆说:“好吧!
头一个来的呀叫张三六。”
“张三六?”
“啊!怀里抱着个大个儿的二七篓。”
“二七篓哇!”
“二一个来的呀叫李四五,
手里还提拉着一捆儿扁叶葱,
他俩人都是你的老朋友!
请你重阳节到那儿喝去呢 ”
“哎,喝什么呀?”
“喝四喜财加五魁手!“
“啊?!”酒迷一听发了愁;
“我这辈子甭想再喝酒!”

 

相声:绕口令


下面由我们俩为大家说一段相声, 对,

 

相声讲求的是说、学、逗、唱, 你会说绕口令吗?

 

那当然, 我还真没听你说过绕口令呢!

 

不信,咱说给大伙听听。 好,来一段。大家掌声欢迎!

 

 

 

有个小孩子,拿张图画纸,

 

来到石院子,学画石狮子。

 

一天画一次石狮子,

 

十天画十次石狮子。

 

天天画石狮子,次次画石狮子,

 

石狮子画成了“活狮子”。 说得真不错!

 

 

 

别光说别人说得好了,

 

其实我知道你绕口令说得也很好。 不行,不行,哪能跟你比呢!

 

别谦虚了,给大伙来一段吧。

 

大家来一点掌声鼓励一下好不好? 那就来一段吧。

 

 三月三,小三去登山,

 

 上山又下山,下山又上山,

 

 登了三次山,跑了三里三,

 

 出了一身汗,湿了三件衫,

 

 小三山上大声喊:

 

 “离天只有三尺三!”

 

看来你“说”的功夫还真不错, 

 

下面我们俩一起合说一段绕口令:打醋买布

 

 有位爷爷他姓顾,

 

 买了布,打了醋。

 

 回头看见鹰抓兔,

 

 放下布,搁下醋,

 

 上前去追鹰和兔,

 

 飞了鹰,跑了兔,

 

 打翻醋,醋湿布。

 

除了绕口令之外,

 

说快板也能考验一个人“说”的功夫 你还会说快板?

 

那我可说不好,

 

下面我们一起合说一段快板: 交 通 安 全

 

 

 

 小朋友,上学校,交通安全别忘掉。

 

 街上来往车辆多,走路要走人行道。

 

 过马路,走横道,先看左,再右瞧,

 

 红灯停,绿灯行,听从指挥不乱跑。

 

 交通规则要遵守,安全第一最重要。

 

 最-重-要。

 


 

1 出东门过大桥,大桥底下一树枣,青的多,红的少,拎着竿子去打枣,一个枣,两个枣,三个枣,四个枣,五个枣,六个枣,七个枣,八个枣,九个枣,十个枣,十个枣,九个枣,八个枣,七个枣,六个枣,五个枣,四个枣,三个枣,两个枣,一个枣,这是一段绕口令,一气儿说完才算好.


2. 一口气数不了二十四个葫芦,四十八个瓢,一个葫芦两个瓢,两个葫芦四个瓢,三个葫芦六个瓢,四个葫芦八个瓢,五个葫芦十个瓢,六个葫芦十二个瓢,七个葫芦十四个瓢,八个葫芦十六个瓢,九个葫芦十八个瓢,十个葫芦二十个瓢,...一直说下去看你能数多少个葫芦多少个瓢!一口气啊


八百标兵奔北坡,
 炮兵并排北边跑,
炮兵怕把标兵碰,
标兵怕碰炮兵炮。

白布包白果,白果恨白布,
白布打白果,白果打白布

白庙外蹲着一只白猫,
白庙里有一顶白帽,
白庙外的白猫看见了白帽,
叼着白庙里的白帽跑出了白庙.
一座棚傍峭壁旁,
峰边喷得瀑布长,
不怕暴雨瓢泼冰雹落,
不怕寒风扑面雪飘扬,
并排分班翻山攀坡把宝找,
聚宝盆里松柏飘香百宝藏,
背宝奔跑报矿炮劈火,
篇篇捷报飞伴金凤凰.

调到敌岛打特盗,
特盗太刁投短刀,
挡推顶打短刀掉,
踏盗得刀盗打倒。


大兔子,大肚子,大肚子的大兔子,要咬大兔子的大肚子

  说你会炖我的炖冻豆腐,来炖我的炖冻豆腐,不会炖我的炖冻豆腐,别胡炖乱炖假充会炖看炖坏了我的炖冻豆腐。


六十六岁刘老六,修了六十六座走马楼,楼上摆了六十六瓶苏合油,门前栽了六十六棵垂杨柳,柳上拴了六十六个大马猴。忽然一阵狂风起,吹倒了六十六座走马楼,打翻了六十六瓶苏合油,压倒了六十六棵垂杨柳,吓跑了六十六个大马猴,气死了六十六岁刘老六.


六合县有个六十六岁的陆老头,盖了六十六间楼, 买了六十六篓油,堆在六十六间楼, 栽了六十六株垂杨柳, 养了六十六头牛,扣在六十六株垂杨柳。遇了一阵狂风起, 吹倒了六十六间楼, 翻了六十六篓油,断了六十六株垂杨柳, 打死了六十六头牛,急煞了六合县的六十六岁的陆老头。


 柳林镇有个六号楼,刘老六住在六号楼。有一天,来了牛老六,牵了六只猴;来了侯老六,拉了六头牛;来了仇老六,提了六篓油;来了尤老六,背了六匹绸。牛老六、侯老六、仇老六、尤老六,住上刘老六的六号楼,半夜里,牛抵猴,猴斗牛,撞倒了仇老六的油,油坏了尤老六的绸。牛老六帮仇老六收起油,侯老六帮尤老六洗掉绸上油,拴好牛,看好猴,一同上楼去喝酒。

华华有两朵黄花,
红红有两朵红花。
华华要红花,
红红要黄花。
华华送给红红一朵黄花,
红红送给华华一朵红花,

抱着灰鸡上飞机,飞机起飞,灰鸡要飞
化肥会挥发
黑化肥发灰,灰化肥发黑!
黑化肥发灰会挥发;灰化肥挥发会发黑
黑化肥挥发发灰会花飞;灰化肥挥发发黑会飞花
黑灰化肥会挥发发灰黑讳为花飞;灰黑化肥会挥发发黑灰为讳飞花
黑灰化肥灰会挥发发灰黑讳为黑灰花会飞;灰黑化肥会会挥发发黑灰
为讳飞花化为灰 
黑化黑灰化肥灰会挥发发灰黑讳为黑灰花会回飞;灰化灰黑化肥会挥
发发黑灰为讳飞花回化为 

哥挎瓜筐过宽沟,
赶快过沟看怪狗。
光看怪狗瓜筐扣,
瓜滚筐空哥怪狗


蒋家羊,杨家墙, 
蒋家羊撞倒了杨家墙,
杨家墙压死了蒋家羊,
杨家要蒋家赔墙,
蒋家要杨家赔羊。


七巷一个漆匠,西巷一个锡匠,
七巷漆匠偷了西巷锡匠的锡,
西巷锡匠拿了七巷漆匠的漆,
七巷漆匠气西巷锡匠偷了漆,
西巷锡匠讥七巷漆匠拿了锡。
请问锡匠和漆匠,
谁拿谁的锡?
谁偷谁的漆?

七加一、七减一,加完减完等于几?
七加一、七减一,加完减完还是七.

希奇希奇真希奇
麻雀踩死老母鸡
蚂蚁身长三尺六
六十岁的老头躺在摇篮里

大车拉小车,
小车拉石头,
石头掉下来,
砸了脚指头.


石狮子,涩柿子: 

山前有四十四棵死涩柿子树,


山后有四十四只石狮子,
山前的四十四棵死涩柿子树,
涩死了山后的四十四只石狮子,
山后的四十四只石狮子,
咬死了山前的四十四棵死涩柿子树,
不知是山前的四十四棵死涩柿子树涩死了山
后的四十四只石狮子,
还是山后的四十四只石狮子咬死了山前的四
十四棵死涩柿子树。 

 

桃子李子梨子栗子桔子柿子槟子榛子,
栽满院子村子和寨子。
刀子斧子锯子凿子锤子刨子尺子做出桌子椅子和箱子。
名词动词数词量词代词副词助词连词造成语词诗词和唱词。
蚕丝生丝热丝缫丝染丝晒丝纺丝织丝自制粗细丝人造丝。

湿字纸: z-zh, s-sh
刚往窗上糊字纸,
你就隔着窗户撕字纸,
一次撕下横字纸,
一次撕下竖字纸,
横竖两次撕了四十四张湿字纸!
是字纸你就撕字纸,
不是字纸,,
你就不要胡乱地撕一地纸。

石室诗士施史,嗜狮,誓食十狮,氏时时适市,氏视十狮,恃矢势,使是十狮逝世,氏拾是十狮尸,适石室,石室湿,氏使侍拭石室,石室拭,氏始试食十狮尸,食时,始识十狮尸实是十石狮尸,试释是事实!

三山撑四水,四水绕三山,三山四水春常在,四水三山四时春

夏日无日日亦热,冬日有日日亦寒,春日日出天渐暖,晒衣晒被晒褥单,秋日天高复云淡,遥看红日迫西山

坡上立着一只鹅,
坡下就是一条河。
宽宽的河,肥肥的鹅,
鹅要过河,河要渡鹅。
不知是鹅过河,还是河渡鹅

鼓上画只虎
破了拿布补。
不知布补鼓,
还是布补虎.


这天天下雨,
体育局穿绿雨衣的女小吕,去找穿绿运动衣的女老李。穿绿雨衣的女小吕,没找到穿绿运动衣的女老李,穿绿运动衣的女老李,也没见着穿绿雨衣的女小吕


要说“尔”专说“尔”/马尔代夫,喀布尔/阿尔巴尼亚,扎伊尔/卡塔尔,尼伯尔/贝尔格莱德,安道尔/萨尔瓦多,伯尔尼/利伯维尔,班珠尔/厄瓜多尔,塞舌尔/哈密尔顿,尼日尔/圣彼埃尔,巴斯特尔/塞内加尔的达喀尔,阿尔及利亚的阿尔及尔。


姐姐借刀切茄子,去把儿去叶儿斜切丝,切好茄子烧茄子,炒茄子、蒸茄子,还有一碗焖茄子
真绝,真绝,真叫绝,皓月当空下大雪,麻雀游泳不飞跃,鹊巢鸠占鹊喜悦
军车运来一堆裙,一色军用绿色裙。军训女生一大群,换下花裙换绿裙

  南边来个瘸子,担了一挑子茄子,手里拿着个碟子,地下钉着木头橛子,没留神那橛子绊倒了瘸子,撒了瘸子茄子,砸了瘸子碟子,瘸子爬起来要捡茄子,北边来个醉老爷子,腰里掖着烟袋别子,过来要买瘸子茄子,瘸子不乐意卖给醉老爷子茄子,老爷子一生气抢了瘸子茄子,瘸子拔起橛子,追老爷子,快给瘸子茄子,不给瘸子茄子,招呼手里橛子,毛腰捡茄子拾碟子,老爷子一生气,不给瘸子茄子,拿起烟袋别子,就打瘸子,瘸子拿起橛子砍老爷子,也不知老爷子的烟袋别子打了瘸子茄子,也不知瘸子橛子打了老爷子烟袋别子。

 

一个大嫂子,一个大小子。大嫂子跟大小子比包饺子,看是大嫂子包的饺子好,还是大小子包的饺子好,再看大嫂子包的饺子少,还是大小子包的饺子少。大嫂子包的饺子又小又好又不少,大小子包的饺子又小又少又不好


  山前住着个崔粗腿,山后边住着个崔腿粗,俩人山前来比腿,也不知崔粗腿比崔腿粗的腿粗,还是崔腿粗比崔粗腿的粗腿。山前住着个严圆眼,山后边住着个严眼圆,俩人山前来比眼,也不知严圆眼比严眼圆的眼圆,还是严眼圆比严圆眼的圆眼。

贝贝飞纸飞机,
菲菲要贝贝的纸飞机,
贝贝不给菲菲自己的纸飞机,
贝贝教菲菲自己做能飞的纸飞机


大妹和小妹,一起去收麦。大妹割大麦,小妹割小麦。大妹帮小妹挑小麦,小妹帮大妹挑大麦。大妹小妹收完麦,噼噼啪啪齐打麦

忽听门外人咬狗,拿起门来开开手;拾起狗来打砖头,又被砖头咬了手;从来不说颠倒话,口袋驮着骡子走)


天上飘着一片霞,水上飘着一群鸭。霞是五彩霞,鸭是麻花鸭。麻花鸭游进五彩霞,五彩霞挽住麻花鸭。乐坏了鸭,拍碎了霞,分不清是鸭还是霞.

水上漂着一只表,表上落着一只鸟。鸟看表,表瞪鸟,鸟不认识表,表也不认识鸟y.

一葫芦酒,九两六。一葫芦油,六两九。六两九的油,要换九两六的酒,九两六的酒,不换六两九的油

一个胖娃娃,画了三个大花活蛤蟆;三个胖娃娃,画不出一个大花活蛤蟆。画不出一个大花活蛤蟆的三个胖娃娃,真不如画了三个大花活蛤蟆的一个胖娃娃。

威威、伟伟和卫卫,拿着水杯去接水。威威让伟伟,伟伟让卫卫,卫卫让威威,没人先接水。一二三,排好队,一个一个来接水

  说扁担长,板凳宽,板凳没有扁担长,扁担没有板凳宽,扁担要绑在板凳上,板凳不让扁担绑在板凳上,扁担偏要扁担绑在板凳上。

出前门,往正南,有个面铺面冲南,门口挂着蓝布棉门帘。摘了它的蓝布棉门帘,棉铺面冲南,给他挂上蓝布棉门帘,面铺还是面冲南

小陈去卖针,小沈去卖盆。俩人挑着担,一起出了门。小陈喊卖针,小沈喊卖盆。也不知是谁卖针,也不知是谁卖盆'

郑政捧着盏台灯,彭澎扛着架屏风,彭澎让郑政扛屏风,郑政让彭澎捧台灯

陈庄程庄都有城,陈庄城通程庄城。陈庄城和程庄城,两庄城墙都有门。陈庄城进程庄人,陈庄人进程庄城。请问陈程两庄城,两庄城门都进人,那个城进陈庄人,程庄人进那个城?

半边莲,莲半边,半边莲长在山涧边。半边天路过山涧边,发现这片半边莲。半边天拿来一把镰,割了半筐半边莲。半筐半边莲,送给边防连


杨家养了一只羊,蒋家修了一道墙。杨家的羊撞倒了蒋家的墙,蒋家的墙压死了杨家的羊。杨家要蒋家赔杨家的羊,蒋家要杨家赔蒋家的墙vM?va

天上七颗星,树上七只鹰,梁上七个钉,台上七盏灯。拿扇扇了灯,用手拔了钉,举枪打了鹰,乌云盖了星,


王庄卖筐,匡庄卖网,王庄卖筐不卖网,匡庄卖网不卖筐,你要买筐别去匡庄去王庄,你要买网别去王庄去匡庄

 

冲冲栽了十畦葱,松松栽了十棵松。冲冲说栽松不如栽葱,松松说栽葱不如栽松。是栽松不如栽葱,还是栽葱不如栽松

大帆船,小帆船,竖起桅杆撑起船。风吹帆,帆引船,帆船顺风转海湾A;

圆圈圆,圈圆圈,圆圆娟娟画圆圈。娟娟画的圈连圈,圆圆画的圈套圈。娟娟圆圆比圆圈,看看谁的圆圈圆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