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新然的博客

瞬息百年 唯留此声

 
 
 

日志

 
 

宋献策测字  

2006-12-16 14:52:13|  分类: 相声文本(单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明朝末年,李闯王的起义军把北京城给围了。这时候,明思宗朱由检——就是崇祯皇帝,他在宫里心烦意乱,坐卧不宁,急得抓耳挠腮呀!他有个随身太监叫王承恩,在旁边进言了:
              “启奏皇爷,您何不微服私访,体察民情,或许能遇异人,扶保我大明江山。”
              崇祯一听:嗯,这主意不错。于是换上便衣,出太和门、端门、午门,顺着千步廊,过棋盘街可就到前门啦。
              出前门一看,来来往往的人倒是不少,可全都走得挺急。怎么哪?兵临城下啦,没要紧的事谁上街呀?上街就是有事。心里有事走得都快,心里没事才闲溜达哪。
              崇祯扭头一看,打磨厂口上有个测字摊儿。摊儿上有付对儿。
              上联儿:“舌卷春雷惊神鬼”,
              下联儿:“眼悬秋月识王侯”。
              摊儿后边坐着位测字先生,四十多岁,眉清目秀,鼻直口方,三绺短髯,看着那么潇洒。这位不是测字先生,他是李闯王的军师宋献策。
              宋献策乔装改扮,潜入北京来作内应,就在前门大街繁华之处摆了个测字摊儿,作为传递情报的联络点。
            崇祯一见测字摊儿,高兴啦。怎么?当时他正六神无主哪。心想:这回好啦,让这位先生给我指条明路吧。哎,他拿宋献策当救命星啦,岂不知正是他的催命鬼!您想啊,江山都快完了,
              找测字的指明路,这不是倒霉催的吗!
              崇祯走过来,应该说;“先生,我测个字。”他一高兴,把微私访的身分给忘了,一张嘴就露馅儿啦。他这么说的:
              “爱卿,为朕测个字。”
              宋献策抬头一看,这个人穿一身平民百姓的衣服,可说的不是平民百姓语言,开口管我叫“爱卿”,自称为“朕”。嗯,不用问,这个人准是崇祯。哎,还真让他给猜出来啦!宋献策一看崇祯这意思,心说:怎么着?没辙啦,找我来啦。好吧,不能你让白找,我给你指一条——死路!
              嘿!您瞧崇祯这倒霉劲儿!
              宋献策当时没说破崇祯的身分,跟他装糊涂。说:“您要测个字?”
              “啊。”
              “您是写个字,还是说个字?”
              崇祯一琢磨:写个字多费事啊,我说个字得了。说个什么字呢?一抬头看见路南有一家“大有粮店”。   嗯,我就说这个“有”字儿,找个吉利儿。
              “噢,我说个‘有’字儿。”
              宋献策说:
              “您问点儿什么事儿啊?”
              崇祯一看周围没人,凑在宋献策耳朵边儿上说:“我问大明江山如何?”
              宋献策一听这话,心里更有底啦。嗯,是崇祯,没错儿!噢,平时你作威作福,不管百姓死活,如今官逼民反,闯王大军眼看就要打进北京了,你还想借这个“有”字儿取吉利儿哪,吉利话儿我一句不说,什么丧气我说什么!想到这儿就说:
              “您问大明江山哪?我可是个测字的,咱们就字论事。我看大明江山破碎,残缺不全,就剩下一半儿啦。”
              崇祯一听,当时吓了一跳。忙问:
              “怎么剩了一半儿了呢?”
              宋献策说:
              “您想啊,‘有’字儿,上边儿是一横一撇儿,这是“大”字的一半儿;下边儿这个‘月’字,是‘明’字的一半儿。这‘有’字儿不是‘大明’去了一半儿吗?!”
              崇祯心说:哎呀,一个字儿就把我的江山折腾出一半儿去呀!嗯,眼珠一转,他改词儿啦:
              “先生,我说的不是有无之‘有’,乃朋友之‘友’。”心想:这回行啦。
              宋献策说:
              “您问什么事?”
              “我再问大明江山。”
              “嗯,……我看这个‘友’,还不如那个‘有’哪。”
              “怎么?”
              “您看,朋友的‘友’是“反”字出头儿,就是说各路反王都出头啦。恐怕大明江山朝不保夕,连一半儿也剩不下啦!”
              得,连一半儿都没啦!
              崇祯一听:唉,我这是武大郎卖山里红——一挂(卦)不如一挂(卦)呀!
              连忙又说:
              “我说的也不是朋友之‘友’,我说的是子午卯酉的‘酉’。” 
              宋献策心说:你还有准主意呀?
              子午卯西的“酉”,就是“酒”字儿没那个三点水儿。“您问什么事?”
           
              “我还问大明江山。”
              宋献策说:
              “你别问了,按这个字来断,不但大明江山难保,连皇上都不得善终啊!”
              “啊?怎么见得?”
              “你看哪,‘酉’字儿上边儿加两点儿,下边儿添个‘寸’字儿,念‘尊’。天下最尊贵的是皇上,称‘九五之尊’嘛。你想,如今‘尊’字儿下边儿缺大腿,上边儿没脑袋,光剩中间儿一骨节儿,还活个什么劲儿呀!”
              嗬!崇祯这份儿堵心哪。可当时又不能发作。挨了顿窝心驾,还得忍着。得啦。先给了卦礼回宫再说吧。赶紧掏钱,谁知道一伸手把手绢掏出来了,随手搁嘴里叼着……
              宋献策一看,说话了:
              “唉,不必给卦礼啦。”
              崇祯一听:“怎么着,不收钱?”
              “你刚才用嘴叼着手绢,‘口’字儿下边儿加个‘巾’字儿念‘吊’。恐怕你的性命难保啊,我不收绝命人的钱。”
              崇祯是越琢磨越别扭:我真要死啊?丧荡游魂地回到宫里啦。三天之后。闯王李自成打进了北京。崇祯带着随身太监王承恩,出神武门来到煤山,就是现在的景山公园。崇祯见大势已去,叹了口气:
              “唉,王承恩哪,王承恩,完啦!”
              王承恩哭啦,掏出手绢擦眼泪。崇祯一看手绢想起来啦,口下有巾为吊,对,上吊吧!这也是测字先生给我指的明路哇!
              ——嗯,他还真听话啦!

  评论这张
 
阅读(4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