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新然的博客

瞬息百年 唯留此声

 
 
 

日志

 
 

偷斧子  

2006-12-16 14:43:13|  分类: 相声文本(单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常言说呀,“靠山的吃山,靠水的吃水”,拉洋车全靠两条腿,说相声全凭(指自己)的这张嘴。
              这单口相声就是说笑话儿。今天我说的这档子事。就是我们村儿里的事。说这话可在四十多年前啦。我们村口外头有个庙,和尚庙。是供神的一般统称都叫庙,要是细分也不一样,住和尚的叫寺,住尼姑的叫庵,住老道的叫观,住喇嘛的叫宫。和尚、尼姑、老道、喇嘛全在一块儿住……没这么个地方,僧道番尼不能往一块掺合。
              我们村外的这个和尚庙哇,庙不大,早年香火还挺盛。后来越来越不行啦。老百姓也琢磨呀:合着神佛保佑财主?不保佑穷人?财主越烧香越阔?穷人怎么烧香也穷?干脆,有烧香的钱还不如买臭豆腐吃哪! 
              信的人少啦,庙里没生活来源啦,老和尚一死,就剩下七个不和尚,好在庙后头有几亩地,这是庙产。七个和尚种点儿地,种点儿菜什么的凑合着活吧。
              老玉米熟了,掰下来磨点儿面,吃贴饼子。谷子熟了,碾点儿小米儿熬粥。这几个和尚还真能吃,贴的饼子全这么大个儿(比画),半斤多一个,饭量小的那个一顿能吃仨!吃完了饼子溜溜缝儿还找补两碗小米儿粥! 
              七个和尚一顿饭贴三锅饼子,熬两锅小米粥。庙里头就一口铁锅,贴一锅吃一锅;吃完了饼子,再等小米粥,熬一锅喝一锅。等五锅饭做完了,半天儿过去了,接着做下午的。合着整天净做饭啦。
              烧什么呀?烧煤?哪儿有钱买呀!烧柴火。庙前庙后搂点儿干草、树叶儿,反正贴饼子也省柴禾;熬粥不行啊,烧软柴火开不了锅呀,再去砍点荆条哇,酸枣棵子。这种柴火拿手撅不成,净是刺儿,得拿斧子砍。原来有把斧子,没留神掉井里啦,穷得连斧子全没啦。还有把切菜刀,砍柴拿切菜刀去。开始还挺快,小技儿小杈儿一刀就砍下来,比斧子快。砍了两天,甭砍啦,锯吧,切菜刀上满是豁口,菜刀改锯啦!别说切菜,连豆腐全切不了啦!
              巧劲儿,这工夫儿我们村里有家财主死人啦,死人得办丧事呀,接三、放焰口,没和尚不行啊,哎,把七个和尚请去啦。大师兄把庙门一锁,连看门儿的全不用留,好在庙里头也没什么可偷的。
              为什么七个和尚都去呢?您想啊,念经嘛,中间坐着一个,正好一边儿仨。去六个?一个正座儿,一边儿仨一边儿俩,不好看哪!再说,多去一个还多挣一份儿钱哪!
              正座儿应当是个老和尚。他们哪,就是大师兄坐正座上了,脑袋上还戴顶佛帽,帽子前边有五个牌儿,上头画着小佛爷,远看象五张扑克牌。
              这七个和尚入座之后,大师兄拿眼一扫,嗯!院子里有一溜儿桌子,桌子上头摆的是素菜素面,从近往远数,一二三,第三张桌子底下扔着一把斧子。喝,这斧子够个儿,光把儿也有一尺五长,斧子头儿看得出来足有八成新。大师兄一瞧,差点儿乐出声来。哎呀,这把斧子不错,等一会儿要是捎回去,再砍柴不就省得拿切菜刀锯了吗!可是,怎么才能捎上哪!和尚就得在经台上坐着,不到念经的时候也不能满院里溜达,这怎么办呢?哎,对啦,告诉这六个人,谁得手,谁把斧于搂过来。又怎么告诉呢,直接说:“师弟,那儿有把斧子,临走谁得手谁捎上啊。”这么说?本家儿不就听见了吗!别人听见告诉本家儿也麻烦哪,往后丢了什么东西全找和尚!和尚庙成贼窝儿啦。
              大师兄一想:有主意啦,想法儿把话说出来,就让这六个和尚懂,别人听不出来。怎么?他是用念经的调儿,说偷斧子的词儿。——他怎么琢磨来着!
              大师兄还不能张嘴就念。为什么呢?那六位没准备呀。张嘴就念?念完了这六位没听清楚,再念二遍?和尚倒是听清楚啦,本家儿也全听明白啦!
              大师兄得想办法先把六个人的眼神领过来。怎么领哪?有办法啦。大师兄是正座儿,正座几眼头里有一件法器在桌上搁着。什么哪?铃铛。法名“拘魂铃”,什么时候摇这个铃挡哪?在经快念完了要往外抬棺材啦,这时候才摇这个“拘魂铃”哪。一边儿摇一边儿念:“召请啊……”他一摇铃铛,其他的和尚该拿什么法器全得准备好喽。大师兄一琢磨:摇铃铛,先把六个和尚的魂儿拘过来。拿起铃铛,铛锒,铛锒一摇,别人不懂,和尚懂啊,这六位嘀咕上啦;咱们大师兄今天吃多啦!撑得难受!不到召请摇什么铃儿啊!哎,不管心里怎么嘀咕,眼睛可得全往正座那儿看。六个人同时一看,这不就把眼神领过来了嘛!
           
              大师兄赶紧放下铃铛,用手掐诀(学手势)。其实他那手不是掐诀哪,他是指院里桌子底下那把斧于哪,一边儿指,嘴里就念上啦:“叫声师弟呀,顺着我的手儿把阿……”什么叫“把呵”?“把呵”就是瞧哇,是句行话。“顺着我的手儿把呵,第三张桌子底下有把大斧子呀,拿回庙里砍柴火,菜刀可就省啦,南无阿弥陀佛。”
              大师兄这么一念,靠外首坐那个敲木鱼的小和尚听明白了,再回头一看,不错,那边桌儿底下是有把大斧子。心说;噢,偷斧子呀,这事交我啦,准偷回去!这是心里说,嘴里不能说呀!嗯,他也念着经告诉大师兄啦:“尊声师兄,你听着,瞅准了机会待会儿再说。”嘿!可不是待会儿再说嘛!
              小和尚念着经,眼睛净膘那把斧子。哎,还真没人动。眼看着天黑了,这时候有人喊:“诸位亲友,点香外请啦!”干什么去呀?到土地庙报庙儿去。报庙的意思大概是向土地爷汇报,某某人死了。亲友们每人手里拿着一股香,点着喽,往外一走。本家儿的人戴孝,长子扛着丧门纸,孝帘挡脸,哭上啦:“啊……”男的搀男的,女的搀女的,俩搀一个儿往外走。和尚在最后,换乐器,敲木鱼的改为敲鼓,不是堂鼓,是扁鼓,左手托着右手敲,鼓环儿上有根绳儿,一度多长,拴着鼓槌儿,干吗拴着呀?他怕天黑了打鼓槌儿绷出去,拴着哪,绷出去也没关系,一敲,嘣!鼓槌儿出去啦,不要紧,先摸鼓环儿,顺着绳儿一捋,槌儿又回来啦,不用找哇。
              今天这手儿用上啦,小和尚走在院里的桌子前边儿,使劲一敲鼓,嘣!槌儿出去啦,他摸鼓环儿,顺手一捋绳儿,借这劲儿一猫腰,把那斧于捡起来就装袖口里啦。
              和尚穿袍,那袖子肥呀,袖口足有二尺多宽,底下还缝着,活象俩面口袋,甭说装把斧子,装两袋儿面也掉不出来呀——这袖子多宽绰!
              到村边儿上,烧纸,本家儿磕头,茶房一喊:“本家儿道谢啦!”亲友们各回各家,和尚还得回来,经得念一宿哪。哎,七个和尚回来六个,带斧子的那个小和尚没敢回来,怎么?这把斧子成了负担啦。老在袖子里搁着,不成,甩着袖子走道,再把人家孩子脑袋开喽!掖腰里,不成,斧头儿冲上扎肉,斧头冲下容易掉出来;要是等经念完了,天亮啦,就算和尚袍肥,藏把斧子支支楞楞的也容易露馅呀!小和尚一琢磨:干脆趁天黑先送到庙里去。
              好在也不远,把斧子拿在手里还不行,深更半夜的走道攥着把斧子,要劫道是怎么着!看来人要是办点儿亏心事,怎么也不踏实。
              还得掖起来。一路小跑儿,到山门那儿一看,坏啦,门锁着,钥匙在大师兄那儿哪!把斧子拿出来打算从门缝塞进去,不成啊,斧子背儿太厚哇;搁门口台阶儿上,不放心,再叫别人捡走,我白费劲啦!对,隔墙扔进去得啦。攥着斧子把儿,往墙里扔,就听揉儿——叭喳!怎么这声儿啊?借着月亮光从门缝儿往里一瞧:“哎哟!坏啦!”斧子是扔到院里了,可把铁锅砸啦!
              和尚念经不是通宵吗,走的时候有点儿阴天,怕夜里下雨,锅里存了雨水长了锈还得刷,干脆,把锅抠出来扣在院里,这么着干净。哎,这回呀,雨水没进去,斧子进去啦,正砸在锅底上,这么大的窟窿。小和尚一想:得,玩儿完!
              时间不等人哪,回去吧!回到经棚一上座,大师兄看见啦,他一看人齐了,得问一声斧子谁拿去啦?得告诉我呀,别看是偷的,那……那也是“公共”财产哪,偷完了私自匿起来不成,等着卖俩钱儿算自己的,门儿也没有!得问问。问可是问,不能明问,还得念着经问:“众位师弟,请听我说,桌子底下,那把斧子,谁拿去了,快对我说。别让我着急上火,南无阿弥陀佛。”还念佛哪。小和尚一听这份儿气呀:你问?好,我告诉你。他把木鱼一敲,柝柝柝柝……念上经啦,乍一听是念经,其实却是偷斧子的词儿。是这么念的:“师哥师哥,你少罗嗦,桌子底下,那把斧子,拿回庙里砍柴火,山门上锁,钥匙你拿着,隔墙扔进去,砸了大铁锅,不能贴饼子,粥也没法喝,开水没处烧,明天全饿着,师哥算一算,哪个值得多?”

              哎,他全想起来啦!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