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新然的博客

瞬息百年 唯留此声

 
 
 

日志

 
 

文庙  

2006-12-16 14:36:12|  分类: 相声文本(单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曲艺形式丰富多彩。我说的单口相声,差不多都是有头有尾的一个故事,里头穿插着笑话儿。要是对口相声呢,比较灵活多样。有讲戏曲的,有谈电影的,有文字游戏的,吟个诗啊,答个对儿啊。哎,我要是表演这路节目比他们强,因为我这个文化够水平,水平虽然不算最高,反正能保暖二十四小时——正品暖水瓶!这是开玩笑。我幼而失学,文化水平不高,净念错字、别字儿。今天,我讲一段清代的念别字的笑话。
  有这么二位,一个姓贾叫贾斯文,一位姓甄叫甄不懂。他们没事在街上闲逛,走着走着看见前面有一道红墙,在门上挂着块匾,上写两个字“文庙”。——您注意听啊,那会儿庙字儿还写繁体,一点一横一撇儿,里面一个朝字。贾斯文说:“聊着天儿走道不显工夫,咱们都到‘文朝’啦。”甄不懂一听,噗嗤乐了:“兄弟,不认识字就别念,念错了让人家笑话。你再仔细瞧瞧,那是‘文朝’吗?这念‘丈廟’,记住喽!——还教人家记住了哪,他也念错啦!
  贾斯文偏要念“文朝”,甄不懂犟着念“丈廟”,俩人就在庙外头吵起来。正在这时候有一个小和尚由此处路过,手捧锡鑞佛钵,上头有两个字是“打斋”。小和尚一看是俩人吵架,就过来啦:“阿弥陀佛!哎,二位施主因何争吵?”贾斯文说:“你是干吗的?”“我是大佛寺的小和尚。”“噢,少当家的。你来了,这事就好办了。我们就因为念这块匾,我说念‘文朝’,他说念‘丈廟’,你给评评这个理儿:是我错了,还是他错了;是‘文朝’对,还是‘丈廟’对。”小和尚一听,摇了摇头:“文朝罢,丈廟也罢,我没工夫跟你们磨牙,我还争着给我师父‘打齐’去呢!”——唉,他把“斋”念成“齐”啦!
  那两人一听就急啦:“嘿,你也念错字啦!什么叫‘打齐’呀?都说‘吃斋念佛’,有‘吃齐念佛’的吗?”“‘打齐’?和尚打旗,老道打伞——像话吗?!”这回可热闹啦!刚才是俩人吵,这回小和尚也加入战团了。“文朝”啊,“丈廟”要,“打齐”呀,“打斋”呀,正在那儿嚷嚷哪,可巧庙里头住着个教书的先生,这位老夫子打庙里出来了,因为听到仨人吵架,手里的字典都没顾得放下,赶忙过来就劝:“三位,为什么吵起来啦?”贾斯文就问:“您是干什么的?”“我在这庙的后头院教学呢,是教书的先生。”贾斯文一听,救命星来啦:“哎呀,老夫子,您识文断字,我们正因为字儿的事吵呢。门上那块匾,我说念‘文朝’,他说念‘丈廟’,我们这儿正吵着哪,这位少当家的过来了,我问他究竟念什么,他说他不管,他急着给师父‘打齐’去。谁不知道是‘打斋’呀,有念‘打齐’的吗?得了,您是教书的老夫子,满腹才学,您说‘文朝’对,是‘丈廟’对,‘打齐’对,还是‘打斋’对?”这位老先生一边捋胡子一边摇头:“哎呀,不要忙,不要忙,你嘛念‘文朝’,他嘛念‘丈廟’;和尚说‘打齐’, 你们说‘打斋’。哪是正字,哪是错字?哎呀,这……”他低头一看手里的那本字典,乐啦:“要想弄清,却也不难,来来来,咱们查查这本……字曲。”——嗨,他也念错啦!
  仨人当时就都火啦:“好嘛,怪不得这么多人念错别字哪,闹了半天根儿在你这儿呢!教书先生净念错字,将来得造就多少别字先生呀?这不是误人子弟嘛!干脆咱们见官去!”上去一把揪住这位老夫子的领子:“走,咱们打官司!”贾斯文拉住老夫子,甄不懂过来就抓小和尚:“得啦,咱们就一锅熬啦!”四个人奔了县衙门啦。
  凡是县衙门口儿都有面堂鼓。在道上这四个人各有各的想法。念“文朝”的一想:“到那儿我先打堂鼓,我算原告,对。”半道上就捡了块砖头。念“丈廟”的这个也想当原告,到那儿先打堂鼓,就找了一块石子儿揣到怀里啦。小和尚也想当原告哇,拿什么打堂鼓呢?就拿这佛钵。到衙门口儿了,这教书的老夫子也想先打堂鼓抢个原告儿,一看墙边立着个粪叉子,顺手就抄起来了。四人个蜂拥而上,就奔这面堂鼓来了,砖头、石头子儿、锡鑞佛钵、 粪叉子,噔卜愣噔,噗!堂鼓破啦!
  衙役往里禀报。县官一听:把堂鼓打破了,指不定有多大的冤枉呢!吩咐更衣,即刻升堂。三班衙役站列两厢,齐声呐喊:“升——堂——了——!”“威武!”堂威喝罢,县官升堂,一拍惊堂木:“来呀,带原告儿!”把四个人都带上来了。为什么带四个?他们全打堂鼓了嘛。县官说:“带被告!”班头赶紧请安:“跟老爷回,这官司没有被告儿。”知县一听:那这官司跟谁打呀!“你们谁是原告?”四个人都说:“我是原告儿!”“我原告儿!” “我原告儿!” “我是真正的原告儿!”“……那么,被告儿呢?”“没有。”“没有?你们就告我得啦!”
  这位县官是捐班出身。什么叫捐班呀?就是花钱买官做。他她苏,叫苏惠林。别看他斗大的字认不了两升,还假装文雅。当他的士绅为奉承他,给他送了一块匾,上写三个大字“赛东坡”。宋朝不是有个苏东坡嘛,县官姓苏,就说他这学问赛过东坡。其实他这学问赛不过苏东坡,倒能气死苏东坡!“赛东坡”这块匾就悬挂在大堂上。
  县官一听说没有被告儿,把惊堂木一怕:“那么你们四个人为什么打官司呀?”“老爷,我们为字儿。”县官以为他们为房契、地契的字据呢:“噢,什么字据呀?”“不是字据。老爷,我们是为念错别字打官司。”老爷心想:这可新鲜。“你们念什么错字来着?”“我们走到一道红墙那儿,在门口有一块匾,我说念‘文朝’,他说念‘丈廟’。这时候小和尚打这儿过,我们问他哪个对呀?他说他没工夫,还急着给师父‘打齐’去哪。谁不知道是‘打斋’呀!这工夫出来个老夫子,他在这庙后院教书,我们想,问问他明白了,谁知道一问他更胡涂了。他说,你们想明白也不难,我来给你们查查这本‘字曲’——字典他叫‘字曲’。我们就因为这个打官司。求老爷公断,您说是‘文朝’还是‘丈廟’是‘打斋’还是‘打齐’是‘字典’还是‘字典’?”
  县官没等说完就恼了:“啊唗!胡涂!讨厌!可恶,唉!可恶之极!本县以为你们因为房地契的字据打官司,闹了半天是因为念错了字。这值当得打官司吗?找一个明白人问一问,不就得了吗?”
  “老爷,我们要不是找人问还吵不起来呢!”
  “胡说!你们应该问那有学的人,为什么单问胡涂人呢?”
  “老爷,咱们这趟街上明白人太少啦。”
  “放肆!既然打官司,就应该按规矩来告状,该有原告、被告。你们来了四个都是原告儿,难道老爷我是被告吗?!更可气的,把我的堂鼓也打破了,你们赔得起吗?!真是目无法纪,搅闹公堂,应该每个人打四十大板!”贾斯文一听吓得直哆嗦,甄不懂也吓傻了,小和尚也哭了,老夫子眼圈儿也红了,四个人冲上磕头:“老爷,老爷!小人知罪,求您恩典!”县官苏惠林瞧这情景,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嗐,按说每人该打四十大板,看看你们这可怜的样子!本县幼读诗书,深通礼义,为国执法,爱民如子。”——他自吹上啦!“念你等愚味无知,本县也不怪罪你们,现在给你们说四句判词儿,就把你们谁是谁非、哪是正字、何为错读,统统说明白了。下堂之后,各安生理,不得寻衅滋事,如若再犯,定要严惩!”四个人闻听,赶忙叩头:“大老爷清如水,明如镜,乃是民之父母。您快宣读判词,叫我们明白明白吧!”县官说:“听着!‘文朝’,‘丈廟’两相异,和尚不该说‘打齐’,”冲那老夫子大声说,“ 哪有先生查‘字曲’?气坏本县……”一指堂上这块匾,“……‘赛东皮’。”
  哎,他也错啦!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