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新然的博客

瞬息百年 唯留此声

 
 
 

日志

 
 

无鬼论  

2006-12-16 14:31:20|  分类: 相声文本(单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段节目叫《无鬼论》,就是说在我们日常生活中根本没有鬼。谁要是说有鬼,鬼在哪儿住,什么大街,哪条胡同,门牌多少号,谁的户主?(问观众)您哪位知道?没人知道吧,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鬼。
               
            既然没有鬼,为什么还有人说人死了以后会闹鬼呢?因为是没弄清楚事情的真相,阴错阳差,以讹传讹,结果有的人迷迷糊糊的就信以为真了。要不怎么说迷信哪,“迷信”就是迷迷糊糊的就“信”了!
               
            由于有人迷信怕鬼,闹出了好些笑话。在民国初年,北京永定门外南苑,在后街住着一个姜老头儿,老伴儿早死了,就剩下一儿一女,爷儿仨过日子。后来姑娘大了,嫁到城里了。
               
            有一天,姜老头儿突然得了个急病,死了!小伙子搭上块铺板,把他爸爸就停上了,又在死人脸上盖了一张粉连纸,在死人脑袋前边儿还摆了几块儿肉,祭奠祭奠!
               
            这小伙子收抬停当,打算到城里去找他姐姐商量料理老人的后事。可又一想:我要是走了,扔下我爸爸的死尸在屋里停着,没人看着也不行啊。怎么办呢?哎,我爸爸活着的时候跟隔壁胡老头儿不错,求他给看一看。小伙子到隔壁这院来,进门儿就磕头。
                “胡大爷,我爸爸今天早上过去啦!”
                “哟!是啊?唉!前天我们老哥俩还一块儿下棋来着哪,今儿个人就没啦!这是怎么说的,你也别太着急了,你打算怎么办哪?”
                “我要进城找我姐姐凑俩钱儿,买口棺材把我爸爸发送了。我一走,就剩下我爸爸的尸身在屋里停着,我不放心,想求您过那院给照看一下。”
                胡老头儿一听让他给看死尸,脑袋嗡的一下就大啦,他心里真害怕呀!可嘴上还得支应着:
                “孩子,这没的说。你可得早点儿回来,别等关了城门……”
                那时候,晚上九点钟一拉鼻儿(汽笛)关城门,人就不能出入啦。
                “……你别等关了城门,要是把你给关到城里头,让我给看一宿,我的精神可达不到!”
                其实不是精神达不到,他就是胆儿小,害怕。小伙子说:
                “胡大爷您放心吧,我一定在关城之前赶回来。”说完就走了。
               
            您想啊,南苑离北京十六里地哪,小伙子来到城里,见着他姐姐,再等他姐夫下了班,仨人一块儿研究,怎么凑钱,怎么买棺材,怎么发送……这一来时间可就长了,等把事情全商量好了,城门也就关了,合着把小伙子就给关到城里头啦。
                小伙子在城里头这一宿是住下了,家里边儿胡老头儿这一宿可热闹啦!
                从太阳往西边一斜,胡老头儿在院里就待不住啦,一会儿一趟,急得在街门口儿直转磨。
               
            “怎么还不回来呀?眼看就要九点啦,九点城门一关……明天早上我们老哥俩可就一块儿出殡啦!唉,要不怎么说年青人办事没准谱儿哪,天都什么时候啦,哎呀,快回来吧!”
                正着急哪,城里拉鼻儿了,呜……老头儿一听:
                “得,玩儿完!”
                天也黑了,先点上灯吧。那时候乡下还没电灯,点个小油灯。为了壮胆儿,胡老头儿弄来半瓶酒,一边儿喝着,一边儿嘴里叨唠着:
                “我说兄弟,咱们老哥俩算是有交情的,你千万别起来吓唬我,你要是一起来,我可就趴下啦!”
               
            正说着哪,来了阵风儿,刮得小油灯火苗儿忽闪忽闪的,一会儿蓝,一会儿绿……嗬,可把老头吓坏啦!他这儿正害怕哪,哎,外边过来一个唱曲儿的失目先生,一边儿走着,一边儿抱着个弦子自弹自唱,噔哐噔哐……胡老头儿一听高兴了,心说:得,这回有作伴儿的了。赶紧出来就喊:“先生!请过来,您给唱两段儿!”
             凡是失目先生耳音都好,只要和你说过一次话,下回一听就知道是谁。
                “噢,胡大爷呀,您今儿个怎么也想起听曲儿来啦?”
                “啊……请进来吧。”
               
            胡老头儿拉着马杆儿把先生领进来了。你倒是让他到别的屋子去啊,哎,进了停死尸的屋子啦;你倒是让他坐别处啊,哎,正坐在死尸旁边儿。您瞧这地方!马杆儿呢,胡老头儿顺手给戳在墙旮旯儿里了。
                “胡大爷,您爱听什么?文的,武的,悲的,苦的,我给您唱。”
                胡老头儿哪儿听得下去呀,一劲儿跟先生对付:“嗐,那什么,不忙,你先歇会儿,喝水,喝水……”
                失目先生自己琢磨着,我老是坐着不唱,干耗工夫儿,完了,谁给钱哪?就说:
                “胡大爷,我不累,先唱吧,您听哪段儿啊?”
                失目先生紧着一催,把胡老头儿实话挤对出来了:
                “其实……你唱不唱的没关系,只要你在这儿坐一宿,明儿早晨咱们照样给钱,皆因这屋里有个死鬼……”
                “啊?”先生一听:“怎么着,这屋里有个死鬼?!”
                胡老头儿一想:哟,我怎么给说出来啦,干脆明说了吧。
               
            “这儿不是我家,是我隔壁儿姜老头儿的屋子,姜老头儿死了,他儿子进城找他姐姐商量买棺材的事去了,让我给看着死尸。实不瞒你说呀,我胆儿小,所以想让你跟我作伴儿看一宿,等到天亮我多给钱还不行吗?”
               
            失目先生当时一哆嗦呀:“怎么着您哪?还没听说过瞎子看死尸的哪?你这有眼睛的还害怕哪,我这瞎目合眼的不就更害怕了吗?您这儿给多少钱我都不待。不行,我得走!”
                胡老头儿一看先生要走可急了,蹭的一下儿就蹦出去啦,到外边儿顺手一带锁链,哗嘞儿,嘎本儿!他把门给锁啦!
                先生一听:“哎,怎么碴儿,你怎么把门给锁上啦?”
                这回胡老头儿沉住气啦:“先生,你别过意,我是怕你走了。你不是要唱吗?干脆这样吧:我在外边听,你在里边儿唱。”
                “嗬!我唱得出来吗?”
               
            不管怎么说,胡老头儿是死活不开门。先生一想:得了,我唱两段儿给自己壮壮胆儿吧。噎哐噎哐……“闲言碎语……”连声音全岔啦,他心里也害怕呀!
               
            正在这时候,由窗户洞里钻进一个猫来,蹭!一窜,就奔死人脑袋头里那几块儿肉去了,带得死人脸上那张粉连纸唰啦一响,吓得这失目先生差点儿没趴下!
                (学故意壮胆的咳嗽)“嗨,胡大爷,可有动静了啊!”
                也不知道是什么就“有动静”啦!
                胡老头儿在外边儿直拦他:“我说先生,你可别诈事啊!”
                这“诈事”是北京的一句土话,就是蒙人瞎咋乎的意思。先生在里边一害怕,给听拧啦:
                “什么?炸尸?哎哟,你快开门哪!”
                胡老头儿也吓傻了:“开什么门哪?我把钥匙锁到屋里啦!”
                嗬,这不是要命吗?
                胡老头儿也害怕了,人命关天哪:“那什么……炸尸?!你可别让他把你抱住,抱住你就活不了。把他打躺下就没事了,你找件东西看准了打!”
               
            先生说:“我看准了……我看得见吗?这怎么办哪……找件东西把死尸打躺下……马杆儿哪?”伸手摸马杆儿,那上哪儿找去,胡老头儿给他戳到墙旮旯儿去啦。哎,他一琢磨,干脆我拿弦子抡吧!
               
            (学抡弦子状)日——啪!怎么那么寸,头一下就把油灯给打地下去了,灯一灭,屋里漆黑,什么也瞧不见了,就听先生在里边喊:“哎哟,诈尸啦!别让他抱住啊,抱住活不了啊……”乒——

            乓!噗——通,哗——啦!他一个人折腾开啦。
                胡老头在外边可吓坏了:“哎哟,二位还真打起来啦……我报官去吧!”
                黑更半夜上哪儿报官去呀?后街口外头瓜地,有俩小伙子搭个窝棚在那儿看瓜,哎,胡老头儿跑那儿去了,进门儿就喊:
                “了不得啦,二位诈尸!二位诈尸!”
                这俩小伙子愣住了:“什么二位诈尸啊?”
                “哎哟,救命!那什么……我们隔壁儿姜老头儿死了……又活了……诈尸!正在屋里闹哪!”
                这俩小伙子一听就蹦起来了:“走!咱们看看去!”
                那个说:“别空着手啊,拿上咱们的钩杆子!”
                “对!”
               
            俩小伙子每人扛着一根儿钩杆子就跟着胡老头儿来了。这失目先生开始还有劲儿,一边抡,一边喊。工夫一大,嗓子也哑了,他也喊不出来了,就光知道抡了。乒——乓,啼哩哗啦!
                胡老头儿说:“哎,你们听听闹得多凶啊!”
                也不知道是谁闹得凶?
                “你们别进屋,把钩杆子从窗户捅进去,把他钩躺下就行了。”
               
            小伙子把两根儿钩杆子全捅进去了,一个人把着一根儿,一通儿和弄,时间一长,本儿!钩杆子的钩儿把三弦鼓子钩住了。这一钩住,失目先生放心了:“嗯,行了,抱住了。”
               
            外边这小伙子也放心了。(悄声)“哎,钩住了,拽我这根儿!”两人使劲往外一拽,先生在里边害怕了。“哎哎哎……”一想:不行,过去我就没命啦!往后一坐,“嗯——”(使劲拽弦子状)又给拽回来啦!
               
            两边这么一较劲,坏了,弦子鼓儿是胶粘的呀,咋叭!拽碎啦!失目先生倒退好几步,噔噔噔噔噗!正坐到死人身上,回手一按,怎么那么寸,正模在死人鼻子上!
                可把失目先生吓坏了:“哎哟,我的妈呀!”
                外边这俩小伙子纳闷儿啦:“哎,死尸怎么还喊妈呀?”
                这时候,胡老头儿才想起来:“哎哟,二位留神,里边还有个瞎子哪!”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