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新然的博客

瞬息百年 唯留此声

 
 
 

日志

 
 

增和桥  

2006-12-16 14:14:55|  分类: 相声文本(单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我说的这段儿故事,发生在唐朝开元年间。在江西彭泽,就是现在的九江啊,庐山脚下有个山村,村前有条河,河上有座桥,叫“增和桥”。就是增加和气的意思。桥头有座凉亭,是为了给过往行人歇脚、避雨用的。
              有一天哪下大雨,在亭子里有两个避雨的。一个是和尚,还有一个是秀才。
              这俩人哪,一边儿避雨,一边儿聊天儿。和尚认为自己从小背诵经文,学问满腹;秀才认为自己自幼苦读诗书,才华横溢。全觉着自己了不起。俩人聊的是:海阔天空,下雨刮风,诸子百家,拜佛念经,三皇五帝,萝卜大葱!
              哎,什么乱七八糟的!
            俩人正在这儿云山雾沼哪,哎,从那边儿跑过来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背着一篓草,衣服全淋湿啦。本想进凉亭里避避雨,可是凉亭里有一个和尚,一个秀才。那年月讲究男女授受不亲哪,姑娘一琢磨:既然人家先来的,得啦,在亭外檐下避一会吧,等雨小了就走。
              和尚眼珠一转:我们俩在亭子里聊天儿,外边儿站着个姑娘,这多别扭啊,嗯,得想个主意把她轰走。就对秀才说了:
              “施主,在这儿避雨有个规矩,你知道吗?”
              “不知道哇,有何规矩,师傅请讲。”
              和尚说:
              “在此亭内避雨,得会作诗才行,不会作诗的,请到外边儿淋雨!”
              哎,这叫什么规矩呀?
              秀才一听就明白啦,随声附合:
              “对,对,凉亭本是文雅之地,容不得俗人立足。但不知这诗该是怎么个作法呢?”
              “咱们以桥名为题,此桥名叫‘增各桥’,每人占上一字,作诗四句。然后,拿第四句的最末尾那个字当作字头,再作四句诗,必须关联本人,还得诗意连贯。谁能作诗,就在此避雨,要是作不上来呀……”
              说到这儿,他拿眼瞟了一下姑娘:
              “……那也好办,等天晴了再来避雨!”
              哎,那还避个什么劲儿啊!
              秀才就说了: 
              “那么您先来,您占那个字呢?”
              “我占这个‘增’字儿。”就是增加的增。和尚说:
              “有土念个增,
               无土还念曾,
               去掉增边土,
               添人便念僧。”
              秀才忙说:
              “好,您这四句是‘僧’字底,您以‘僧’字当头,再来四句,关联本人,前后连贯,作得好,您就是这凉亭里的主人。”
               “僧捧一本经,
                终日苦修行,
                有朝功德满,
                西天取真经。”
              秀才说:
              “不错!真是高词儿,妙词儿,好词儿,不愧是咱们江西瓷(词)儿!”
              和尚一听:噢,我成茶壶啦!
              “哎,该你的啦。”
              “我占这个‘和’字儿。”说:
               “有口念个和,
                无口还念禾,
                去掉和边口,
                添斗便念科。
              ‘科’字当头,我还有四句:
                科考一才郎,
                苦读在书房,
                甲子进京去,
                得中状元郎。”
              和尚忙说:
              “好!此乃佳句,警句,绝句,鲁班爷伐树——全仗这几锯(句)啦!”
              嘿,还带俏皮话哪!
              秀才说:
              “哎,‘增和桥’三个字儿,你我已占去俩,只剩下这个‘桥’字儿啦,难道就无人敢占吗?”
              姑娘一听,心说:这是瞧不起我们乡下人哪!行,今天我得教训你们。
              “二位!剩下这个‘桥’字,我来占吧。”
              和尚把嘴一撇:
              “什么,你也会作诗?”
              “说不上会,不过,像你们刚才那种顺口溜,连我们村儿的小孩儿都能说!”
              “嗬!好,你说吧。”
                “有在念个桥,
                无木还念乔,
                去掉桥边木,
                添女便念娇。”
              嗯,还真说上来啦。这俩人一对眼光,就说:
              “你再用‘娇’字当头,作上四句诗,如果确实能前后连贯,我们俩情愿让出凉亭;倘若文不对题,诗意欠通,那也没别的说的,请你到雨地里凉快吧!”
              嘿,连亭子外边都不让待啦!
              姑娘微微一笑,说了四句,愣把和尚跟秀才给挤对走了。她说:
                “娇女上亭台,
                 遇见二蠢才,
                      你俩请淋雨,
                 天晴再进来!”
              哎,把他们俩轰出去啦!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