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新然的博客

瞬息百年 唯留此声

 
 
 

日志

 
 

扎针  

2006-12-16 14:14:24|  分类: 相声文本(单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常言说,“人吃五谷杂粮,没有不生病的”,万一要是生病啦,怎么办呢?好办。赶紧治,别耽误。那位说了:这不是废话吗?不是废话,这是实话。
              解放以后,无论是谁都有条件去治病,城市不用说啦,农村里有人病了也好办,有“卫生院”。卫生院治不了转县医院,县医院治不了转市医院,市医院治不了,转省医院,省医院治不了,可以请专家会诊,专家会诊治不了——那就转火葬场吧!
              反正呀,现在医疗单位遍及城乡,治病比起解放前来方便多了。
              在旧社会,农村里有人得了病,要想治太困难了,怎么?没医院哪!那年月,有一种冒牌大夫,连扎针带卖假药,专钻这空子。在清朝光绪年间,有这么一个冒牌大夫,卖假药的,专门上这些乡村去转悠,穿着打扮挺文明,长袍短褂,有个药箱子,他还自己不背,雇一个徒弟背着,“雇”一个徒弟?对啦,不是收徒弟,收个徒弟跟他学什么呀?学治病?连他自己还不会哪。
              临时雇一个小孩儿,十二、三岁,大了不要,岁数大就懂事啦。这孩儿给他背着药箱子,两个人一进村,找个人家儿多的地方站住。他手拿一个大串铃,这串铃是什么呢?就是两个铁圈儿,又叫“虎撑子”——四个手指头搁在里头,大拇指在圈儿外头,手来回一晃,哗楞哗楞就摇上啦,他可就开始说啦:
              “众位呀,敝人初到贵宝地,众位还不知道敝人是干什么的,我是祖传世医,专治头疼、腿疼,膀子疼,食积、奶积、大肚子痞积,百病都治呀。扎针奉送,开方子不要钱。”
              也不道他吃什么?真不要钱吗?!没人治病那是不要钱,找谁要去呀?有了治病的,他不要钱哪?他不少要钱!
              吆喝没有两句,真来了一个治病的,是个老太太。“先生,我有个小孙子,受了风啦!能治吗?”
              “拿手儿的。”
              “好,请进来吧。”
              到屋里一瞧,这个小孩儿有四、五岁,凉了风啦,手脚直抽。老太太说:
              “这是我的小孙子儿,您看能治吗?”
              “治倒是能治,不过有一节,这孩子太小,要是给他药吃,少了不管用,多了这孩子受不了啊!”
              老太太说:
              “那怎么办哪?”
              “不要紧哪!我这里有祖传的八法神针哪,常言说,“扎针、拔罐子,去了一半子”,这得扎针哪,一针下去,这孩子就下地啦!”
              “那敢情好啊,这孩子在炕上躺半年多啦,先生,您给扎扎吧!”
              “行啊,扎一针十元钱,一针我保管他下地呀!”
              老太太赶紧拿了十块钱,他把钱接过来往腰里一揣。“徒弟,把药箱子拿过来。”
              徒弟把药箱子递给他。箱子一开,针就在箱子盖儿里头别着,六寸来长的一根儿,头儿上有一个小方铲儿。什么针哪?烧鸦片烟的扦子。拿手绢儿这么一擦。老太太一瞧:
              “哟,先生,这么长的针啊!往哪儿扎呀?”“你别管啦,有穴道,有针眼哪!”
              他一挽袖子,把孩子裤腰往下一褪,左手一摸孩子这肚脐眼儿,往下按了按,右手把这根针朝小肚子就扎下去啦!一边扎一边说:
              “这神针哪,别人不敢使呀,我这是祖传穿心针,看,刚才这孩子什么样?现在什么样?我再行行针。”
              拿手一捻这根针,捻不动,怎么,这针哪,也搭着劲大点儿,针尖儿连蓆全扎透啦!
              老太太一看:“哎呀,这八法神针名不虚传哪,刚才孩子还直抽哪,这么会儿工夫不抽了。”再一摸脑袋,嗯,烧也退了,刚才孩子烧得跟火盆儿一样,这会儿不烧了。往下一摸孩子的心口,哟,烧倒不烧,怎么冰凉啊!噢,死啦!
              “先生,这孩子八成儿死了吧?”
              “待着去!我是治病的,不是要命的,别慌,起了针再看!
              他把针往上一起,这孩子纹丝儿没动,您听他这两句话才可气哪。“哎,这孩子跟我没有缘哪,行啦,这不是死了吗,反正人活百岁也是死,这你们也省心啦,我说过,一针下去这孩子就下地了吧?!”
              “噢,这么个下地呀?!”
              “这是十块钱,我也不要了,人哪,你们埋了吧,徒弟咱们走吧!”
           
              “走!上哪儿去?别走啦,打官司去吧!”
              哎,人命啊,能不打官司吗!
              老太太抱着死孩子,拽着卖野药儿的先生奔县衙门了。到了衙门那儿正赶上二位班头在门口儿站着,老太太过来就要打堂鼓,让班头给拦住啦。
              “老太太,什么事?”
              “您瞧见了没有,他把这小孙子给扎死了。他是卖野药的,因为这个我来打官司。”
              二位班头一听:
              “你怎么把人家孩子给扎死了?”
              卖野药儿的说:
              “一针下去就死啦!”
              老太太一撩小被卧儿:
              “二位头儿,你看看,这针有往肚脐眼儿扎的吗?”
              张头一瞧,上头还有一个小铲儿,往外一抻:噢!烟扦子呀?!
              “你呀!活不成了!我们这儿老爷最恨庸医,因为他的儿子让卖野药儿的给治死了。这回你是非抵偿不可呀!”
              旁边儿那小徒弟一听,放声大哭。二位头儿一瞧,把卖野药儿的拉到一边儿去,就说:
              “要冲你呀,非让你抵偿不可,冲你这小徒弟儿,怪可怜的。我给你出个主意得了。回头上堂去,无论老爷怎么问你,你千万别承认是卖野药儿的,你要是一承认外行治病,是非死不可。”
              “那我怎么说呀?”
              “你就说你是教书的先生,看过点儿医书。因为这小孩子他哥哥在我那儿念书。这么着老太太就把我请来了,我一瞧这孩子病也不能治了,老太太死乞白赖地央告我,她说死马儿当着活马儿治,好了也别喜欢,不好也不恼。这样我才给她治的。你就按我的话说,怎么你也别承认是卖野药儿治病的,这样就算活啦。”
              老太太都等急啦,说:
              “二位头儿!怎么还不过堂啊?!”
              二位头儿赶紧往里跑,回禀了县太爷。知县一听,即刻升堂,三班衙役两旁站立。
              “带原告儿。”
              老太太抱着死孩子上来,跪下就磕头说:
              “老爷,您给我们做主吧,我这小孙子病啦,门口来个卖野药儿的,我叫进来让他看看,一针他把孩子给扎死了!老爷您看这针!”一举烟扦子,老爷一看就火儿了:
              “来呀,把卖野药儿的带上来!”
              卖野药儿的有点怯官,一上堂就跪下了:“老爷,您老饶命吧!”
              知县说’
              “饶命!你饶了多少人的命啦!你卖野药儿治病几年了?”
              “老爷啊,我不是治病的。”
              “那你是干什么的呀?”
              “我是教书的。”
              “教书的为什么给人家孩子扎针呢?”
              “因为我瞧些医书,这个小孩儿的哥哥在我那儿念书,这小孩子病了,老太太把我找去了。他的病根本就不能治了,老太太直央告我,说死马儿当活马儿治,治好了她也不喜欢、治不好她也不恼,这样儿我才给她治了。其实我就是不扎针他也得死。老爷,您多恩典吧!”
              知县听他说得挺好听的,可是一看哪,不对了,教书的先生该是满脸的书生气呀,他这是满脸的野气!不像个教书的。这么着,我看看他的学问怎么样。
              “你既然是教书的,我这儿有个对子的上联儿。你要是对上下联儿来,你就算个教书的,我放了你。你对不上下联儿,你就是个卖野药儿的。一定给这个孩子抵偿性命。”
              他没办法了:
              “老爷,您说吧。”
              头两天有个本地绅士送给老爷一疋黑缎子,老爷就拿这个为题了,说:
              “一疋天青缎。”
              他也想不起来对什么下联儿,忽然间他灵机一动:
              “我给您老对:六味地黄丸。”
              老爷一听,下联对得好哇。一疋,六味;天青,地黄;缎对丸。
              “好,这算你对上了。再听这个上联儿:上堂鼓,下堂鼓,左五右六。”
              “我给您老对:紧伤寒,慢伤寒,阴七阳八。”
              知县一听:“行呀,又对上啦。你再听听这上联儿:新官到任上打一把金顶红罗伞。”
              “我给您老对:旧病复发下用两付乌鸡白凤丸。”
              知县一听,怎么净对药丸子呀!心里想:一定是个卖野药儿的!一拍惊堂木:
              “胡说!”
              “闹汗!”
              “放屁!”
              “着凉!”
              “滚下堂去!”
              “另请高明!”

              知县一听:“你还是卖野药儿的呀!”
              “我不干这个我吃什么呀?”
              他全招啦。
              知县说:
              “赶快画供,抵偿性命!”
              “老爷,你不讲理呀?打了不罚,罚了不打。你不是说给你对上下联儿你就放了我吗?现在你怎么又让我给抵偿哪?”
              把知县给问住了。老爷说:
              “好!死罪已免,活罪难容。来呀,把他押下去,游街示众。”
              游街怎么游呢?这主意高!让他穿着一个大白坎肩儿,写上他的罪状,这还不算,还得背着这扎死的死孩子,手里敲着铜儿。嘴里还得嚷嚷着:
              “各位乡里乡亲,如果有了病,千万别让我给治呀!我没有真能耐,就为骗饭吃,一针把人家的孩子扎死啦。”
              瞠瞠瞠瞠!一通儿喊。
              这天哪,正赶上是六月初六,天儿正热呀,一敲锣,街上人围满啦,净是些看热闹的,刚走了两个村儿,他就不背这死孩子啦,把死孩于搁下,跟二位头儿对付:
              “我说二位头儿,我实在背不动啦,这么办,我光喊行吧,这死孩子叫我徒弟背会儿吧,孔夫子说过,‘有事弟子服其劳’嘛!”
              哎,他还找着根据啦!
              这徒弟十二、三岁,背着四、五岁一个死孩子,就算瘦,那也有分量啊,往身上一背,压得直打晃啊。他呢?就剩下喊啦,又游了一个村儿,这小徒弟儿呱唧把死孩子扔地下啦,自己也趴下啦。再看这徒弟,脸色煞白,嘴里直吐白沫子。您想:他半天多没吃饭啦,连饿带累受得了吗?
              二位头儿一看:好嘛,别背了,再背,这条命也差不多啦。就说:
              “本来非叫你把这一县全游到了不可,冲着你这个小徒弟儿怪可怜的,现在把你们放了,可不准再在这县里头卖野药儿治病了。”
              二位头儿就跟老太太说:
              “老太太,这么一个活孩子,背着这么一个死孩子,您看着不难过吗?再说大热的天儿,这么背对于这死孩子也没什么好处。看着我们哥儿俩的面子,您就把这死孩子抱回去埋了吧,把他们给放了吧!还不快给老太太磕头!”
              爷儿俩个趴在地上直磕头。老太太一想:得了,把他放了就放了吧。老太太把这死孩子领回去了,二位头儿也回衙门了。这爷儿俩接着往前走,刚过了一个村儿,卖野药儿的说:
              “徒弟,把药箱背一会儿。”
              他又把串铃拿出来啦,哗楞哗楞!“敝人是祖传世医,专治头疼、腿疼、腰疼、膀子疼,食积、奶积、大肚子痞积,百病都治呀!”
              哎,他又来啦!
              徒弟说:
              “师傅,您怎么还治病啊?”
              “废话:不治病,吃什么?”
              刚吆喝了两三声,也该着,路南的大门儿一开,出来一个女的,有四十来岁。说:
              “先生,水膨能治吗?”
              “拿手儿的。”
              “好,请您进来。”
              往里走,进屋一看,炕上躺着一个大胖子,四十多岁,肚子大得就跟扣着一个大铁锅似的。这女的就问:
              “先生,您能治吗?”
              “这叫水膨哇,治是能治呀,不过有一节,这个病太重啦,要是吃药的话,少了可不管事呀,多了病人受不了啊。”
              “先生,那怎么办呢?”
              “扎针哪!”
              小徒弟一听就一哆嗦。这女的说:
              “先生,扎针能好吗?”
              “我这是祖传的八法神针哪!一针下去,他就下地了。可是贵点儿,一百块钱!”
              他是想扎完了这一针落一百块钱,干点儿别的去。“先生,怎么那么多钱呢?”
              “哎,就是贵一点儿。”
              “好,只要您保好,我们给一百块钱!” 
              “拿钱吧。”
              这女的给他拿了一百块钱,接过来往腰里一揣。药箱子拿过来,一打开箱子盖儿,又把那根儿烟扦子拿出来了,过去一撩这大胖子的衣服,对准肚脐眼儿刚要扎……小徒弟儿一看,噗通!给他跪下啦:
              “师傅别扎啦,您再扎死这个大胖子,我可背不动啊!”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