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新然的博客

瞬息百年 唯留此声

 
 
 

日志

 
 

朱夫子  

2006-12-16 14:10:13|  分类: 相声文本(单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回我说一段。象我们这一代相声演员,从小很少念书,没有多少文化,全是记问之学,仗着老前辈口传心授,凭自己脑筋灵活,记性好,到头来了也就学个一知半解。
              要论文化我哥哥比我强,怎么哪?他念过六年私塾哇!您别看我哥哥比我有文化,教书他可不行。他辛辛苦苦教了一年书,气得差点儿没落下病根儿;我轻轻松松地教了一年书,高高兴兴,满载而归。这事儿我要是不说,谁也不会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我们前村有一个爱财如命的土财主,姓孙叫孙仁叫别了就是“损人”。他有两个儿子,想找个教书的先生,我哥哥就去了。一见面,还装的挺斯文:
              “久闻先生才学出众,若能屈就敝庄,教诲我那两个犬子学业有成,决不忘先生的(用京剧道白腔)大恩大德呀!”
              哎!他要开戏!
              孙仁又说:
              “一年束脩大洋五十块,每日三餐,两碟两碗儿。不过,还得有几个条件:一,必须教满一年,不准中途辞馆,不准借故请假,否则,分文皆无;二,年终我摆宴送行,席间稍作问答,答上来,束脩加倍,答不上来,一个子儿也不给。”
              我哥哥一听,就这条件哪,他乐了。怎么呢?他有学问哪!心说:你问不住我。当时就答应了。
              当天,两个小孩行拜师礼,我哥哥勉励了孩子几句。散了午学,开上饭来。我哥哥一看:差点儿没把鼻子气歪了!怎么?两碟两碗儿是两碟儿腌咸菜,两碗小米粥!我哥哥想:这也许是头一顿,来不及准备,晚饭就好了。晚饭好什么呀?“外甥打灯笼——照舅(旧)”!这么说吧,上顿腌萝卜小米粥,下顿小米粥腌萝卜,二十多天没换样,吃得人嗓子眼直齁儿!夜里睡不着觉老咳嗽,有心不干了,不行,中途辞馆,一个子儿没有。没办法,硬挺着吧!
              没过两天,孙仁又来事儿了!
              “先生,这么办,打今儿起,咱们加个夜课吧!”
              我哥哥说:“当初没讲夜课呀,我嗓子也受不了。”
              孙仁说:
              “夜课不能让你白加,钱咱们就不提了,在饮食上给您加两碟菜,保养身体。”
              我哥哥一听:这还不错,什么保养不保养的,来点儿清淡菜就行啦!夜课开了,第二天一开饭,还真上来四个碟儿;一碟儿腌水萝卜,一碟儿腌变萝卜,一碟腌胡萝卜,一碟儿腌白萝卜!
              掉萝卜阵里啦!还全是咸的!我哥哥这个气呀!哑着嗓子凑合到年底,结算束脩钱吧!孙仁说:
              “咱们是先考字,后开饭。”
              他一指柜盖:
              “看见没有?上边放着大洋一百块,你认识我考你的字,全归你,酒席宴后,套车送你回去。不认识,一年白干。”
              说着,他在纸上写了一个挺大的“门”字:
              “这门字里加个人字念什么?”
              “啊,念闪。”
              “门字里搁俩人字念什么?”
              我哥哥不认识,就说:
              “没见过这个字。”
              孙仁哈哈一乐:
              “不认识吧?告诉你,这个字念‘躲’,门里头有人要出去,门外有人要进来,那个往左一闪,这个往右一躲,过去啦!这不是念‘躲’吗?”
              嘿!他这字儿哪儿学来的!
              “再考你:门里搁三个人字念什么?”
              “不认识。”
              “又不认识。告诉你,念‘撞’,第三位往中间一挤,又来一位,梆!跟中间这位撞上啦。故此念‘撞’。怎么样?”
              我哥哥一听: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孙仁一看把我哥哥考住啦,把脸往下一沉说了:
              “我考你几个眼皮底下的字,你都不认识,就这学问你还张罗教书哪?这不是误人子弟吗?纯粹蒙事呀!得了,谁让咱们有言在先哪,束脩钱全免。先生,请便!”给轰出来啦!
              我哥哥白教了一年书一个子儿没挣,还落个蒙事!回家就气病了。我说:
              “哥哥,您别生气,明年我去”
              我哥哥一听就急了:
              “你去?我去都不行,你更不行了!”
              “大哥,别看您不行,我有办法,这叫一物降一物,我能对付他!”
              第二年我还真去了,一谈待遇,还那样儿。咱有办法,让俩学生跟我一块在书房里吃,财主怕他儿子直齁着,就得换样儿,我跟着沾光!我准备了几块糖,一见面,我就说了:
              “来来来,一人一块儿,你们要是跟我一块儿吃饭哪,我还有好吃的给你们。”
               俩孩子一听,回上房就闹。结果,财主只好答应了。等到开饭时候一看;六碟咸菜,六碗小米粥,没几天儿,小孩子全直齁病了,甭等我说话,他老婆就不干啦,这老小子还真怕老婆,马上换饭,白面馒头炒肉片儿,还有一大碗鸡蛋汤!
              开始上课了,俩学生拿着《百家姓》过来了,让我给上书。
              “这念‘赵钱孙李’,那边儿背去背会了再教下句。”
              俩学生一会儿就背下来了,我一看不行,照这样下去,我认识的这点儿字能教几天哪?有办法:
              “第一句念‘赵钱孙李’,第二句念李……里里外外!”
              “不对!头年那位先生教的是‘周吴郑王’呀!”
              “这叫一个师傅一个传授,我怎么教,你就怎么念,听我的没错儿!”
              哎,还没错儿哪!
              我怎么教,学生念。
              “赵钱孙李,里里外外,外边有人,人格太损,损人利己,挤得胡编,编书教你,你家有钱,钱能买米,米烂成粥,周吴郑王!”
              哎,才转到这儿!我讲课,孙仁不放心,扒在窗户外头听学生背书,听着听着他乐啦:
              “行。把我孙仁(损人)都编到书里去啦,这先生有学问!”
              还夸我有学问哪!
              过了一个月,又要开夜课了,我不但不开,还让他放假。我知道孙仁这老东西迷信,就说:
              “您知道孩子为什么闹病吗?”
              “为什么呀?”
              “因为你家里有佛堂,又有财神楼,就应该肃静,初一、十五,还叫小孩念书,是主于家室不安哪!”
              他一琢磨:
              “对,孩子也病了,家里直跟我吵,是家室不安。先生,您说怎么办哪?”
              “那怎么办哪,放假吧!”
              “好,听您的,放两天吧。”
              我说:
              “初一、十五放假,初二、十六放假,那么,杨公忌日得放假,四离四绝日得放假,诸事不宜日得放假,三大节得放假,另外还有立春、雨水、惊蛰、春分、清明、谷雨,立夏、小满、芒种、夏至、小暑、大暑、立秋、处暑、白露、寒露、秋分、霜降、立冬、小雪、大雪、冬至、小寒、大寒,都得放假,我的生日半拉月,孔夫子生日四十天……”哎,全让我给放了。
              这么一放,到年底了。我找孙仁拿钱去了。一进门儿就见桌上有两摞洋钱,他还是考我那几个字儿,答上来,束脩加倍;答不上来,分文皆无。
              门字里一个人字,俩人字,仨人字……我全答上来啦!闪、躲、挤、撞——我全认识!怎么?我哥哥全告诉我啦!
              孙仁愣了,这时我从桌上拿起两摞大洋,一百块,往怀里一揣,连我哥哥那份儿也找补回来啦!我说:
              “也用不着你明天套车送我啦,我现在就走,咱们回见!”
              孙仁一看可动心啦:
              “哎哎哎,先生留步!摆宴相送,早已谈妥,我决不食言!”
              他非要把我留下吃饭吗?能让我白吃他一顿,哪儿有那事!他是想把这一百块大洋要回去。他请来俩人,谁呀?他的两个女婿,大姑老爷是举人,二姑爷是秀才,他想用这俩人把我问住。我心里也打好了主意:得先发制人。
              第二天酒宴上,我没等这俩人问我,我先冲大姑爷一抱拳:
              “愚下有一事不明,要在大姑老爷台前请教一二,不知可愿赐教否?”
              他见我谈吐文雅,不敢怠慢,赶紧站起身来,忙说:
              “先生,有话请讲当面,何言请教二字?”
              “请问大姑爷,昔有齐人卖黍鸡,追而返之,二黄争骨,陈公怒,一担而伐之。请问,此典出在秦始皇以前乎,还是出在秦始皇以后乎?”
              我这一“乎”,还真把大姑老爷唬住了。大姑老爷让我给问得都不会说人话啦:
              “这个……嗯……那个……敝人才疏学浅不敢贸然相告。”
              他没词儿啦!
              我一看,大姑爷让我给问住了,听说二姑爷学问还不如他呢。我又冲二姑爷一抱拳:

              “小可还有一事不明,要在二姑老爷台前请教一二。”
              二姑老爷一听,舌头都不利索了:
              “先生,您别问我,您的学问大,问我,我也说不上来!”
              反正把他挤对得都胡涂啦。

              他越害怕,我越问他:
              “当年朱夫子有子九儿,五子在朝尽忠,三子堂前侍奉老母,独有一子逃亡在外,至今未归。请问二姑老爷,朱夫子那一子流落何方?” 
              这一下把二姑老爷也问住了。我是一个字儿:吃!吃饱了喝足了告辞!不但我把钱挣回来了,连我哥哥那份儿也得找回来!
              那位说,你真有学问哪?其实这不叫学问,这叫机智!我问的这两句话,不过是我们的家务事,可是这些家务事甭说外人不知道,到家跟我哥哥一说连他都不明白。
              他问我,
              “兄弟,你说齐人卖黍鸡,那是怎么回事儿呀?”
              “齐人哪,就是咱们街坊老齐人卖黍鸡。”
              我哥哥一听:
              “噢!姓齐的卖黍子带偷鸡呀!那追而返之呢?”
              “他把鸡偷走啦,不是叫您给追回来的吗?——追而返之。”
              “二黄争骨?”
              “正赶上两条黄狗争一块骨头。”
              “噢,狗抢骨头哇!那陈公怒,一担而伐之?”
              我哥哥越听越有意思,就问:
              “哎,那秦始皇是怎么回事?”
              我说:
              “秦始皇不是我嫂子吗?”
              “啊!她怎么成秦始皇啦?!”
              “您怎么这么糊涂啊!我嫂子娘家不是姓秦吗?那年她得了一回黄疸病,这不是‘秦氏黄’吗?我问他陈老头儿打狗这事,是在我嫂子和黄病哪还是以后?您想,他哪儿知道哇!”
              我哥哥又问:
              “这朱夫子也是咱们家出的事吗?”
              “是呀!我说的朱夫子不是宋朝学家朱熹朱夫子。我说的是咱家那口老母猪!不是净使麸子喂它嘛——猪麸子!”
              “生子九儿呢?”
              “老母猪不是生了九个小崽儿全是公的吗?如同儿子一样。这不是有子九儿吗?”
              “五子在朝尽忠?”
              “您不是到集上卖了五个吗?谁买回去早晚不得杀呀?——五子尽终(忠)”
              “三子堂前侍奉老母?”
              “还剩下仨小猪,天天围着老母猪转,没事给老母猪啃痒痒——三子堂前侍奉老母。”
              “独有一子,逃亡在外?”
              “您卖猪那天,我捆猪,炸了圈了,不是跑了一个吗?逃亡在外,至今未归,直到如今也没找回来。我问二姑老爷,咱那口小猪跑哪儿去了,您想他儿知道哇!”
              我哥哥说:
              “哎,他要是知道呢?”
              “那好办哪,他要是知道,让他赔咱那口猪啊!”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